梦中的父亲

秦时月
每年也就两、三次,总在我熟睡的时候
你倏忽走进我梦中,有时你望着我笑
有时很严肃,而更多的时候则是
什么表情也没有

我知道,两鬓斑白的我仍不能让你省心
就像那些日子,你总在我熟睡的时候
悄悄溜进来,帮我掖掖撑开的被
盖盖露着的腿

我想,你一定是在偷听我的鼾声
看与那时有什么区别,鼾声长了还是短了
轻了还是重了,然后,你总是带着遗憾离开
我怎么也喊不住你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