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工

刘小文
一条路,躺在那
想扶,扶不起
只好为它,擦擦脸
她擦着擦着,就哭了
这条路,像她苦命的孩子

路面,有垃圾,有流言
也有人生的希冀
她去捡,没捡着
一辆车,从她身上压过去
她来不及痛,便死了

落在地上的扫帚
随同她的命运
被另一个
清洁工,悄然
捡起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