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田

杨帆
山水甩手走了,
干净得无影无踪。
 
山包的乳沟,
皮开肉绽,
深深浅浅。
 
羊群穿着白大褂,
穿针引线,
在伤口间缝缝补补。
 
嗷嗬嗬……嗷嘘……
跌跌撞撞的吆喝,
从山顶拖着尾巴滚落。
山民披着披毡系着天际线,
把云朵赶入羊群,
从这座山放到那座山,
又从那座山放到这座山。
 
漫坡的草,
一件衣裳穿到现在。
越穿越薄,
越穿越短,
长出秋霜的白发,
为做客的夏天衰老失眠。


(选自《大诗刊》微信公众号第110期,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