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簟秋

王小玲
衰草寒烟,把酒东篱。
是谁,独立黄昏,眉若远山,紧缩雾霭流岚;
樱桃或桑葚的唇,弥散出蓝烟的惆怅与寥落;
素袖皓腕,弱袂扶风,想握住飘落的花瓣;
三杯两杯淡酒,怎暖的心底薄凉的思念。
 
起风了,珠帘玎珰,是无人诉说的心事。
与你一起植下的菊又开了,而你,已在天涯。
西风卷过,花已损,心亦碎。
人不如菊,瘦比黄花。
你是我尘世间千回百转的梦呵,是我落笔成花的因,是我一梦千寻的果。 
 
有暗香盈袖,是菊花和少年的味道。
天色猛地亮了一下,
是你吗,带着青草的香和晕眩的光,
让一颗心在云朵上,再也不想下来。
 
一抬头一低眉间,花都落了。
一年一年,衣带渐宽,不悔的是等待,在等待中体味,令人憔悴销魂的暗疾里,
那一点迷人的香。浊世里一个清绝的女子,以爱的姿势流盼,孜孜一生。
 
(选自《女诗人》微信公众号2016-5-14,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