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下来

肖武
暮色渐合,一抻手似乎就能摸到九里山的肩胛
远去了金鼓和玉笛
它就这么躺着,像一扇门
刀枪锈迹了典籍,唯有千年的苍翠周而复始
 
沿着黄河北路向西,一位诗人还在走着
九里山平静的鼾声,让他暂时忘掉了花朵,渡囗和篝火
四月的风递来木质的香味
淅沥的细雨,正好省略了抒情
 
(选自慕雨的博客,荐稿编辑:特爹)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