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弟书

诗者野渡
他年三十,但未而立
身材矮小,一堆干柴码满皮肉
嘴角浅笑,不善言辞
不嗜探究异性学的涵义
他一直活在卑微里
用自身的纤弱,搬运天生的宿命
 
读完高中后,给人背砖挑砂
挖过煤窑,跑过摩的
这几年寄居外省
每天在狼藉的工地上弯腰劳累
有一次他在电话里说
干苦力活可以强健自己的体形
 
岁末将至,他赶上了春运
扛着大包小包的幸福回来
打开一看
里面除了几件穿旧的衣服
剩下的
全部是接过他后半生的药品
 
(选自诗者野渡的博客,荐稿编辑:苦菊)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