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始生,鸣鸠拂其羽

阳光
他曾是它消失的一部分
梨花六七分熟
我看着少年拉着中年的手
一点一点将自己赶回它早期的模样
有多久没有写诗了?没有photoshop
没有光影也没有可牛
成垛的底片累积着以荒废的时光
喂养。我隐约在其中
不知用那些词与你重逢
我说:从前,光影生涩
是一桶清澈的水
它有你局部愉悦自在的停顿
我们互相对照、辨认,看谁更像对方
萍始生,有两个风格迥异的人
回到了同一话题
有人开始收拾起自己年轻的样子
一只鸣鸠拂其羽
没有photoshop
没有光影也没有可牛
我只是从时光的井中打了
一桶水
 
(选自福州阳光的博客,荐稿编辑:特爹)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