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十五首

方文竹



去巴厘岛
 
带着零部件
去巴厘岛
组合  整装
 
带着生铁
去巴厘岛
阿贡火山的熔炉里
顽石已经冶炼成
展翅的大鹏
 
带着仇敌
去巴厘岛
过了一天一夜
就会成为朋友
 
带着谜底
去巴厘岛
用海水洗尽所有的耻辱
沙滩上的星星是全裸的
山地  丛林间
一只母老虎回到
它的原形
 
去巴厘岛
去巴厘岛
巴厘岛是我的乌有之乡
我的锦瑟
我的采摘
我的开掘
已经找到了
用武之地
 
 
我看到尸骨堆积成山
 
我看见过无数伟人
那是在游走于各地看见的雕像
 
这些振臂一呼群起响应的领袖   英雄   精英
在消沉的时候给我打气   充电  热血
与他合影无数  多么高大上啊
在沿海城市我和他一起醒来  在海滨散步
体会紫气东来的神韵
在首都博物馆我有了与他辩论的冲动
在大西南倾听爱情至上的王子的销魂故事
在大西北沙漠之城  我和他一起
抗击五千年前的一场风灾
在宛溪河畔的深夜  依偎于他
感受到他有了轻语  身子渐渐暖和起来
可以走动了  和我一起回家
在海外  撞开地狱之门的好汉们
上帝正在缝合他的伤口
 
回到皖西南深陷于环形碎石山中的故乡
我看到堆积成山的尸骨  一片沉寂
现在可以安静地睡上一觉了
 
 
邻居
 
二十年了,我竟不知将这一对夫妻的名字弄反了
男的错叫“冷刚”
女的错叫“热柔”
二十年,几乎天天抬头见,点头,示意,串门,交谈,
幸好没有叫过一声他或她
生活依然牧场一样流畅
 
一天夜里,邻居知道了这个情况后
很平静   “没关系呢”
他和她数落出月牙湾的此类奇事——
 
将多年的夫妻看作父女。将性工作者看作孝女。将矿工的安全帽看作丧门星。贪官未曝光前叫“再世青天”。李小或用假肢扳手劲胜了三十年。死了六年的龙二爷在人们的嘴里还是叫“活宝”。假打被称作打假。宛溪河畔高价房称作“诗意地栖居”。山鸡变凤凰的事常有呢 ……有人总结道
一部人类的历史就是错对错呢
 
“二十年了,这样过日子,习惯了……”
 
那好吧!我也将明月改作玉盘
盛满人间的信任。同情。祝福。是非。善恶。期盼
那好吧,以后我依然是
男的叫“冷刚”
女的叫“热柔”
 
 
邻居装修
 
“太吵了”  楼下一家的装修引起整幢大楼的不满
电钻的神经质犯个不停,带给我的却是不安
这些声音 ,多么像
高歌。低吟。 长笑。 短哭。辩论。 倾谈
一部生活交响曲的合奏
夜半高空的月亮洁白着人间的遗物
 
“小五子呀, 你家想装成这一带最漂亮的么”
有时候像一场奇妙的战争小插曲,伴随着
装修攻略,我的脑海里翻卷出
小户型。 背景墙。吊顶。 飘窗。榻榻米。客厅。餐厅。厨房。卧室。卫生间。阳台
欧式。美式。中式。东亚式。地中海。田园。 简约。现代。古典
展示一个国家的棋盘
 
墙。地面。砖头遭受摧残,解体, 置换,重建
将最终的答案散发成一个个问题,从头解析
世界无时无刻不在改换门庭。莫非
他的装修就是我的装修吗?明里或暗里
 
 
先知
 
我走亲访友  去往陌生之地
寻找先知的新住址  打听先知的生活起居  爱好
先知是否还喜欢画蛇添足呢  我曾经在“足”里栖居
如今在灵肉  善恶的拔河中
“蛇足”会偏向于哪一方呢
“谁能告诉你吗
除非先知”
 
 
爱与非爱
 
一个人一生仅追求爱
童年爱  青少年爱  中年爱
老年爱到死
那边  非爱也在生长 
非爱拥有了自己的
桥  草原  栖居  星云  种植园
一个人至死也不明白
他通行过桥  放牧草原  诗意地栖居  痴迷星空  吃遍孤独的粮食
 
 
颓废一种
 
谁也不会见证过一次完整的大海
大海是在比喻成生活时才用完的
就像我胃口必须小一点再小一点
只能占有大海性
不能占有大海性的生活     
 
 
暗杀
 
花朵  星辰陨落  有的河流绝经
是谁在幕后安排呢  “手法具有统一性”
上帝已死  妙手天成的大手笔依然横行
“每天都在死人呀”“物种逐渐减少”
舞台上的那一枪其实并不精准
比起生活中的杀人流水线  算是一个伏笔
今年八月那次海滨车灯的闪烁间  一滴晶莹的泪珠
击溃了一座大海  刚认识的朋友认定“生活如海 
暗喻一种必然性”
我琢磨着完美虚构间的缝隙  那是一个深夜里
读到《罗马史》的一个细节  疤痕  文字埋着地雷
晚报新闻的血腥味喂养一只翩翩蝴蝶  飞进
邻居老魏每天早晨的五钞钟梦幻游戏
面对时间的绞肉机  我放弃了解密术
世界那么大  且花团锦绣  “一个人说消失
就消失了”
那把斧头还亮着  像朝暾
 
 
温泉与猛兽
 
一路小跑  仿佛学习生活之甜
且擦亮了一面前世之镜的
是谁
 
如何将温泉与猛兽放在一起
 
在天地那么大的胸怀里  占据左半部分
和右半部分的
是谁
 
如何将温泉与猛兽分开
 
莫名的在夜空里灿烂  当你看到她
她就立即闭上眼睛的
是谁
 
过多的复述  联想  假设  插叙   分辨  质疑
将温泉和猛兽一起赶跑了
 
 
安静
 
作为外乡的闯入者  玩味着
这样一个地名
“入乡随俗吧” 土著们这样劝解着
后来我去过许多地方
认识许多人
都说我像一块顽石  顶多
笑了一下
其实我更像一个埋雷能手
 
 
一天
 
昨夜的梦里  天空伸出一对无头的双臂
抓挠着什么
终于捧出了一轮光鲜的朝暾
带来了这一天无序的生活
我有一把银勺  却失去了技巧
午睡中修整了一下梦中的双臂
下班的途中  望了一下落日
像一只被那一双手喂肥了的落汤鸡
滚下了西山  迎来了
模糊之夜
 
 
寂寞左手
 
抓雪  抓月  抓乌有之乡的回声
回声之回声
绕了一圈又一圈
抓回声
抓自己
 
之迷津
之衣领
之书房
之一日三餐
之挖地窖
 
地窖之内层  还要挖  自己挖
像寻找一个陌生的旧址 
 
套中套  一会儿左手  一会儿右手
一会儿玄宗  一会儿光绪
换了人间
 
“你的折磨是帝王之折磨
美而邪”
 
左手之寂寞
雪中之炭
 
“我在一寸铜质的寂寞上
轻轻地烤”
 
 
恶人的泥淖
 
不宜于在舞场认出十年前的女友
不宜于一千种证明再加上一种证明
不宜于在台灯前写下抒情的文字
不宜于去敲一扇宁静至极的门
不宜于走进庭院在和风中排泄
不宜于按照青山的模样挖掘意义
不宜于启用梦幻这台旧式发动机
 
我陷入恶人的泥淖
 
幸好尼采证明了
夜色与人性无甚瓜葛
 
 
多年后的一个自意识
 
我向左  她向右
我向上  她向下
我日复一日地练习  调整  修缮
佛陀在笑  我也笑
这羞涩的闭合  仿佛收拢流星
这锦瑟的年华  仿佛小米熟饭
喂养的只是一个符号或脸壳
朗照着
这开采过度的纯银
 
 
东乡平原断代史
 
河水没有清白之日
生活布满暗箭
 
那些离乡的人  没有背井
用沟壑代替残缺
 
谁看到了云朵中走来的女巫
让春光褪色  大地缺角
 
李庄的王二毛说  一只青蛙
也有上天的权力
 
语言这片有毒的植物  被上帝收割
没有蔓延的危险
 
方文竹,安徽怀宁人,现供职《宣城日报》。80年代起步于校园诗歌。出版诗集《九十年代实验室》、散文集《我需要痛》、长篇小说《黑影》、学术论集《自由游戏的时代》等各类著作21部。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