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敬亭山(组诗)

心亦



一个人的敬亭山
 
只有痛饮那杯老春酒
你才能听清李白远去的背影
除了水面的波纹
垂柳一刻不停地在敬亭湖的岸边
练习着演奏竖琴
 
云舒  云卷
即使是天边的风,
也吹不淡比山顶更高远的湛蓝
那朵孤云
早已化作了密密的芦花
茂盛地生长在湖边
风声  雨声和昆虫的呢喃
都在静静地注视摇曳的芦苇
千年不改的容颜
 
真希望  在山顶
总有那朵云在左右陪伴
当夜晚的蜜被慢慢地耗尽
鸟语的碎白
正在干净的宣纸上
悄悄落阵
 
总奢望
从唐诗里私奔出来的云
突然间苏醒
惊吓得千年寿纸之上
黑白分明的诗句
屏住呼吸
一声不吭
 
可惜呀!这轻微的响动
只惊醒了满山遍野的花期
但历史捕捉的
不是敬亭山的花瓣
而是那些花瓣
在风中轻微的颤栗
 
花朵  她永远不会死
只会慢慢地老成果实
 
此时:李白正走下时间尽头的
旋梯  他弯下腰
去轻闻一朵盛开的杜鹃
这多像落在诗与酒之间的
逗点  那么多的词汇与诗句
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源源不断
 
只有饮下这杯老春酒
你才能跌入李白的诗中
你才会醉入那些久居心头的幽静
众鸟高飞尽
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
只有敬亭山
 
 
雪天,在山顶看见一只寒鸦
 
那只寒鸦,
在灰色蒙蒙的天底下飞。
比灵魂的欲望轻,
比上帝的旨意低,
比一朵雪花飘高了几毫米。
 
这块浓缩的黑夜,
用重重的铁锤都敲不碎。
但它却不敢与雪原茫茫的白,
对视一回。
只是一头扎进空空的饿,
靠收集雪:破碎或
断翅的响声,
充饥。
 
这枚活生生的钉,
黑色的身体,钉进了君王
白发皑皑的头顶。
居然在那么白,那么冷的空气中,
蓄意复辟。
 
虽然这样黑,这样孤寂幽冷地
凝视:一只瓷质的梅瓶,
碎骨粉身。
却比看雪色的白,更轻;
比看闪亮的灯,更明;
比用一把快刀,
夺人性命,更残忍。
 
 
在敬亭山“独坐楼”独坐
 
这枚琴弦上的休止符,
孤坐在乐音的后排,被指挥
简单的手势,
轻松地替代。
演奏的手指滑过这里,
都齐刷刷地停下来,
并果断地走开。
 
那朵残云,
被天空中无边的蓝色:漂白。
它的影子与水面的波纹,
擦身而过
却老死不相往来
 
悬崖上的歌者,
被远山的回音,反复地雕刻,
肆意地涂改。
四周满地的乐句,
已经沦为失声的残骸。
 
你从灯光里,带着你的影子,
抽身离开。
泼墨中,你已迅速成为夜色里,
最黑。
最冷。
最沉的石块。
如刀的笔锋里,你竟然
只是枯笔中无人理睬的
一点细碎的飞白。
 
 
在敬亭山顶看白马似的云
 
翻蹄。亮掌。
鬃毛怒放。
活脱脱一位威风凛凛的王。
雪白的长衫,压过膝盖。
你的前世,是一位落难的秀才。
长途跋涉,赴京赶考
苦读圣贤书,
挣得了一世的英名。
翻书的声音,随即演变成了
临风的萧萧嘶鸣。
 
清晨:你离我那么近,
一首唐诗中的绝句,
优雅地走出了线装的宫廷。
 
你看我的时候:
神色,多么悠闲、淡定。
王的御驾:
停靠在古老的王城。
 
我终于看清:
你的前世和今生,
小心翼翼地夹进了一册
厚厚的书本。
一绺雪亮的鬃毛,从页间飘出,
骤然抹亮了千年后的这个早晨。
 
 
在敬亭山顶看落日
 
目光:奔向落日那边
谁会被一道道耀眼的谱线
刻意穿引
高声地咏叹
 
彤红的圆:
把黄昏切割成了明暗两半
远处的栅栏
镂空了更远处的小山
 
一片树荫
与另一些落叶之间
黑白琴键循环不断
光与影的音符
在低头轻弹
 
请让一缕缕日光
垂挂在羊毛的尖端
请用一根根羊毛
拴死远去的时间
 
神啊!睁开眼吧!
一枚枚小小的光斑
渴望回到曲谱之上已有多年
 
 
在寺中菩萨前查看自己的指甲
 
从肉里被一点一点
拔出的时间:
这些弧形状的刀片
 
从指尖被一分一毫
拉长的固执:
这些钙化了的柔软
 
反反复复
被修剪的孤独
这些不知不觉默默长长的
异端
 
 
清明节到敬亭山给岳父扫墓
 
路旁,高高低低的枝头,
一粒粒思念的嫩芽,
刺伤了熙熙攘攘人流的泪眼。
会长的季节,终于读出今天的日子,
其实是一个特殊的渡口。
 
泥土里,那些冬眠的姓名,
正在悄悄醒来,
成为农历一个节气重要的内涵
与期盼。
 
星星点点的脚印,
是一道道或新或旧的伤口。
亲朋们,把不能相见的相见,
烧成灰,装上纸船,
捎去老家泪流满面的问候。
 
今天是谁?
点亮了一盏盏思念灯……
所有深埋的姓名,
都亮在一年最鲜嫩的枝头,
翘首聆听。
和风细雨的安慰,
谁能拒绝半分?
丝丝缕缕的疼痛,
是难以倾诉的心情。
 
清明……清明……清明啊!
能生根、发芽、结果的日子,
一如既往,
岁岁如新。
 
 
在山谷与一株紫藤花对视
 
这些藤蔓,
被谁的盛情挽留?
竟然与漫长的岁月
纠缠不休。
借助一圈一圈扭动的嗓音,
把紫色的花朵,
全都喊出了家门。
 
我看见,紫色的唱诗班,
在阳光下集训。
两只蜂鸟,
时而飞行,时而
悬停。只有他俩能够证明:
藤萝拧干多余水分后的花瓣
多像修女们干净的笑声。
 
太阳埋伏在树后,
准星
在静悄悄地瞄准……
 
 
在弘愿寺看一个小女孩吃苹果
 
窗边:
那个小女孩,
手拿着一个通红的苹果。
 
光洁的球面,疑是
泛着暖色的金属外壳。
多像花朵,嘟着小嘴,
吻向露滴……
晨光中:
谁也不忍心惊扰谁?
 
女孩望着苹果:
一个圣女注视着她的圣物。
小小的白牙,轻轻咬下,
我听到了苹果轻微的疼痛,
最终,却没敢叫出声。
 
 
在敬亭山神树前看枝头的绿芽
 
葱绿的短句,让琐碎且
停顿了瞬间的黄昏,
在树下被骤然修正为
几秒的钟声。
 
捡拾地面的碎银,
就是重温绿叶的前身,
安生的空气里,
不用点灯。
 
傍晚,夜莺的清唱,
是一枚绣花针落进夜色的回声。
此时,梦正穿过回声的针眼,
走回家门。
 
对面半山寺的香火,
在微弱的亮闪里,
悄悄地应承。
 
黑暗中划亮词语的响音。
让晚归的身影,
越来越凝重而充盈。
 
 
在敬亭山看几只小蜜蜂采集花粉
 
花朵凋零:
被惋惜得只剩下
最后几朵时,才会怒放出
纯粹的响声。
她们打开门:
更柔。
更轻。
是上帝安详的眼神……
 
蜜蜂透明的翅膀,
拍打着花瓣上彩色的
光线。悄悄的震颤:
让耳麦里的音乐,
转了好几道弯。
要再慢些。
再轻些。
再亮些。
才能近似于花香里叩拜的朝圣者。
 
蜜蜂:着一身金黄的盛装,
把太阳投向花朵表面的光线,
当作竖琴的弦,
凝神而弹。
 
 
敬亭山下的一场雾霾
 
谁借用一匹灰色的布,
蒙住了天空与
景物。
人:汪洋中的孤舟。
掌中的布偶。
 
谁在租演一场独幕哑剧:
沉默的情节,模糊的故事,
填满了虚虚的空。
鸟声:在唱片的密纹里,
泅渡。
亮相。
湮灭。
最后钙化成白骨。
神啊!
你为什么始终站在远处?
 
众生:漂渺。
万物:变轻。
天地间被缝合为一句哑语:
全都风平浪静。
举起的枯枝,更像操劳的手,
在翻炒我们的一小段心情。
台词中:只有两只恋爱的昆虫,
在橡皮的擦声中,
虚构余生。
 
 
看敬亭山雾霾中的两只小白鸟
 
两片:
只有两片
可怜、简约的小白布,
缝在枝头:
两个临时的居民,相依为命
 
两块抽象的补丁;两片
逐渐变灰的残云。
杂乱排列的针脚,居然
堕落了一件衣服洁白、优雅的好名声
 
转眼间:
两个杜撰出来的灰色
小球,悬在模糊的画中。
刺眼的补丁,剥夺了
良家妇女一生的荣耀、
娴淑与忠诚。
破碎:是完美死亡后的原形。
这段曝光过度的视频,
是谁按下的按钮?
然后,却神秘地逃走
匿迹销声
 
 
敬亭山的夜色
 
布幕徐徐地合拢,
黑色的背景之上,
一切都在忽略之中……
 
星星的孤独,崖边的背影,
谁遥不可及的疼?
天堂和地狱若折叠在一起,
天使的背影
就是那道隐秘的折痕……
 
请你奔跑在爱情的前面,
至此省略针尖上的煎熬
或刀刃上的苦难……
你们如幽灵般光临,
把彼此变成雾中的风景……
 
夹竹桃的旧红,
是一朵朵初始的浪花;
欣赏的眼睛里,是另外两朵;
贪婪的心是最后那朵……
于是:
花朵盛开,芬芳在围剿;
果实成熟,沉重在围剿;
爱情降临,温柔在围剿;
雪花飞舞,北风的刀子在围剿……
 
此时:它们共同在围剿一颗心
辽远的悲伤……
 
 
在广教寺外的浓荫下
 
盛夏。浓荫是平躺着
尚未磨脸的刀,灰头垢面。
皮下暗藏的寒光,
正在秘密赶制可以
遮蔽风险的衣衫。
 
太阳泛金色的布匹,抖开了
就别想收回去。
脱落的金粉,沾满灰尘,
被昆虫误读为上好的贡品。
树木松开颤动的叶鳞,
在光线抚摸不到的
词语里,圈起形状怪异的领地。
一些句子去意已定。
主干上斜伸出的段落,
将为一阵风掀起的叛乱,
背负罪名。
 
巡山人的狗,蹲在寺外围墙边的
第三棵柏树下,闭目养神。
嘴里吐出了朱笔御批的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话音未落,最后一个皇帝,
隐居到自传里也已多日。
 
英年早逝的叶针,
尖锐的话语形同虚设,
遗嘱:暗淡了一地。
枝丫摇动的小手,
在指证地面几枚蓄意刺探
圣上旨意的奸臣。
 
蚂蚁蹑手蹑脚,乘机潜入
柏树的浓荫。
它们一一翻检尸体,
临走带回去了昆虫的
一条大腿。
 
蜻蜓:来自佛的身边,
翅膀上绣满了
金丝和彩色的光线。
这些可爱的身影,
把祈祷镶嵌成枝叶间,
可以随意触摸的
亮斑。
 
光芒:
释迦牟尼佛伸出的手,
他想把当下的一切
都搂在怀中。
 
心亦,本名陈治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理事,安徽省散文随笔协会常务理事,首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级研修班学员,《敬亭山》执行主编。先后在《诗刊》《星星》《人民日报•大地副刊》《诗歌月刊》《人民文学》《青年文学》《绿风》《扬子江诗刊》《中国诗人》《诗潮》《上海诗人》《星星•散文诗》《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安徽文学》《清明》《山东文学》等全国三十几家报纸刊物发表诗歌(散文诗)600多首(章);出版诗集四部、诗歌体长篇小说《隳突》一部。共有100多首诗以及散文诗入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年度散文诗》以及《安徽文学年鉴》等多种选本。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