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花园(组诗)

田斌



春天的花园
 
蜜蜂亲吻着花朵
翅膀扇动着爱意
几声鸟鸣,间或
从花丛中蹿出来
露珠晶亮了阳光
 
春天的花园里,几只花蝴蝶
在渐次张开嘴唇的花海里畅游
撩拨着窒息的呼吸
加速了心跳
 
像桃花一样羞涩的
不只是桃花
像蝴蝶一样欢快的
不只是蝴蝶
那些随春而至的赏花人
在用爱恋的目光
探寻心与心碰撞
 
就这样,一阵拂过的风
把春天的花园吹得
芳香四溢,激情荡漾
 
 
一个春天的早晨
 
一大早,我就看见
院墙上一朵盛开的花
朝我笑
露珠晶莹闪烁
我说,我爱
 
我说,我爱
站在这春天的早晨
看着花开
 
阳光好明媚
轻风送暖
你可以把手伸到任何地方
 
我在想
它怎么也这样享受生活
难道也和我一样
偏爱这恬淡的时光
 
那朵花红唇轻启
老远给了我个飞吻
笑了笑
说,我花期短暂
没考虑那么多
 
 
春天的河滩
 
春天,一群鹅将河滩上刚刚冒尖的草
一口,一口地吃掉
可被鹅吃过的河滩
一块块地绿了,连成片
这难免让人疑惑
鹅不是在吃草,而是在栽草
不然,怎织出了春天的锦绣
 
 
与燕语
 
我知道它们在向我打招呼,示好
屋檐下的两只春燕,叽叽喳喳
仿佛在向我炫耀
它们是多么相爱,多么幸福
也希望我能像它们一样
 
这让我忽然觉得羞愧难当
因为它们的祈愿,友善,美好
让我这个早上出门的人
肩负一种责任,一种担当
让我迈开的脚步有了炙热的向往
 
我真羡慕它们相爱的样子
在小小的巢口静静地对望着
用发自心底的声音倾诉爱恋
它们嘴与嘴触碰,呢喃,亲吻
让我对爱有了切肤的理解
 
最让我不舍的,难忘的
是在我出门的时候
它们也从爱巢飞向了云天
它们与我作别的身影
长久地牵扯我依恋的目光
 
它们真是通人性,解人意
晚归的我,老远就看见它们等候的身影
它们在巢口又一阵叽喳,呢喃
用温暖与爱意
将忙碌一天的我迎进家门
 
入梦时分
它们好像还在轻声地交欢
它们吟唱着爱的摇篮曲
情意缠绵地
伴我入眠
 
 
屋后的那片果园
 
去屋后的那片果园
你可千万要小心。一不留神
那坠落的青果吓你一跳
像院墙外的后生
朝你扔了一块石头
 
果园里,有花开,有果香
有太阳,有月亮,有风吹,有露珠
有蝶舞,有鸟鸣
那累累的果实
迷恋着你的目光
 
屋后有果园是幸福的
熟透的甜蜜随你摘
屋后有果园是烦恼的
爱恋的心思躲不过一双眼睛
 
 
诗意人生
 
难得的好心情
被春光温柔的手轻意打开
在那斜斜的山坡上
桃花开得娇艳、妩媚、妖冶
让阳光燃烧着明媚、炙热、绚烂
目光深处,桃花在闪烁,阳光在闪烁
把一个人的爱点燃,把一个人的梦点燃
 
你看,人面桃花相映红
这样的好时光
我把我自己玩丢了
我把生活的劳累玩丢了
那张在桃花林里肆意纵情的照片
笑出了我的诗意人生
 
 
她爱把被子晒在单杠上
 
那是一个平常而简单的单杠
竖在乡村的健身广场
也许是图方便
她爱把被子晒在单杠上
她每次收被子的时候
总爱将被子拍打几下
仿佛这样就能拍掉被子上的灰尘
仿佛这样的被子
才配覆盖她干净的身子
 
我不知道究竟为什么
我迷恋她收被子时的情景
她拍打被子
就像拍打一个人
打不了几下
就扑进了那个人的怀里
 
 
说爱
 
春风春雨啊
一夜间
引得千树万树梨花开
也是一夜间
将无数桃花吹落
像那个月夜******的少年
大胆羞红了一个姑娘纯真多情的脸
上演一出戏。很快在村口
一双眼睛明亮,一双眼睛躲闪
 
是的,所有的初恋都美好
所有的离别都忧伤
唯有记忆这个鬼
在我不断老去的岁月里
一年比一年更深情
一年比一年更健忘
 
可神说,你并没枉活一生
纵使你一无所求
你也曾拥有过鲜红的玫瑰
 
 
表达
 
其实,也只是春光那么一闪
冬的冰雪便一点点融化
大地凝满激动的泪花
我的心啊
像被风吹着
饱含了爱的情愫
 
其实,也就是那几个字
可是想说的话,吐出又咽下
咽下又想起
紧张,忐忑,犹疑
 
其实,表达没那么难
就像灵光一闪
吐出了心中的暖与爱意
便能拥抱激情燃烧的岁月
 
 
黎明
 
天刚蒙蒙亮
一只雄鸡站在村口的草垛上
引颈高歌
它口衔旭日
有一种独霸天下的神威
 
小河边白雾轻绕
那个淘米洗菜的女孩
着一身红衣
像盛开的一朵花
亮眼
 
小村上炊烟缭绕
像旭日点燃的一柱香
守护着大地的安宁与吉祥
 
 
望夫石
 
每次看到它的守望与痴
我就忍不住用相机
摄下它的美
我想告诉妻子
我不在家的时候
她要以望夫石为榜样
坚守我们爱的赤诚与永恒
可妻子一脸的不悦
说,你整天在外面快活风流
让我在家孤寂难忍
其实,我爱你
就是想时时刻刻与你在一起
我才不愿做什么望夫石
经风历雨,虚掷时日
我只想天天牵着你的手
尽享爱的缠绵与炽热
 
 
爱满山村
 
身陷“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境地
踌躇的思绪
被“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目光
牵进陆游的顿悟
忽觉世事难料,那劈刃的山岩
矗立古寺苍柏
 
时势在变,恰如
这山间的羊肠已变通途
回想昔日的“天堑”
如今已彩虹飞架
院前的柔柳拂风,那张嘴的桃花
蓄满爱意,这勾魂的词
让人乱了方寸
 
 
夏日荷塘
 
是谁把这爱的舞台,搭在了乡村的夏日荷塘
碧绿的波涛涌动,像不绝于耳的琴声
从清澈的水底悠然浮起,缭绕
我们徜徉在这虫鸣蛙鼓的小路上
像一幅爱的插图,勾勒出多么幸福的时光
 
荷花燃烧的火焰,牵扯我们爱恋的目光
风用盈香的手撩拨人间至情至善的美
谁在舞台的中央劲舞,用活灵活现的演艺
打开我们梦中炙热的向往
我们在这不动声色的浸染中
读懂了彼此依恋的心声
 
蜻蜓们似乎早就亟不可待
它们时而戏水,时而驻足枝头
独霸对荷的初爱
它们在花叶间追逐的倩影
多像在夕光里上演的情景剧
把无穷无尽的幸福与爱
无端地传递给我们
 
月光静静地泻在夏日荷塘摇曳的碧波里
在这爱的温柔里扬帆,我们起伏的心跳
像爱对爱的倾诉,像爱拥抱着爱
 
 
守岁
 
除夕夜,吃过年饭
一家人围着火盆守岁是何等温暖幸福
不管外面刮风下雨、还是雪花飘飘
抑或繁星满天
每个人都从忙碌中抽身
幸福地欢聚在一起
喝茶,抽烟,吃糖,嗑瓜子,唠嗑
母亲满脸堆笑
解开忙碌了一年的围裙
从棉袄兜里掏出一叠红纸包
给每一个孙儿孙女发压岁钱
让满屋子洋溢着喧闹与欢笑
 
父亲总是沉默地抽着烟
一边用火钳把火盆里的火拨腾得旺旺的
他说这样来年才能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一边用火钳给孙儿孙女们烤年糕,荸荠
让满屋子弥漫着扑鼻的焦香和泥土的芬芳
 
其实,生活就这么简单
幸福就这么简单,爱就这么简单
除夕,一家人能坐在一起围着火盆守岁
该是何等的其乐融融,何等的奢侈
 
 
端午
 
我知道,那把生锈的镰刀
母亲又在用弯腰粗糙的手
把它磨亮
一棵艾蒿一缕清香
一捆艾蒿便浓香扑鼻
像一滴汗水开始在母亲脸上流淌
很快便汗流夹背,眼冒金光
因为端午到了,母亲要用心
捧出满腔的爱
我知道这里面饱含的深情
期许了,思念、牵挂、疼爱与祭奠
我知道,这是传统隐含的意义
现在是正午时光
艾蒿靠在门边,母亲坐在堂前
用清香的蓼叶包粽子
 
 
瞩望
 
清晨,百舸争流,白帆竞渡
无数的船只起锚远航
 
渐渐地它们连成片
像一只巨大的航船
像一只飘摇的小舟
像一片鼓荡的帆
像一只远飞的海鸥
 
转眼,成了一朵几乎看不见的
遁入海水的浪花
 
最后,在海天连接处
连一只船帆的影子都没有了
这让瞩望的目光,顿生
对远航船帆早归的
期盼
 
 

 
在倒塌的房梁上
时光翻出了岁月的蛹
 
仿佛粪便腐烂的气息里
爬出了柔软洁白的饭粒
 
它们藏得严,裹得紧
一直是躲在记忆深处的小秘密
 
像蜜蜂动情的歌唱
童声里开出了快乐的花朵
 
往昔啊,那绕着房梁振翅翻飞的虫蚁
牵出了记忆的目光
 
啊,这才让人恍然大悟
是岁月里的蛹,蛀倒了房梁
 
 
垦荒老人
 
那个垦荒老人
他要以树的名义,给光秃的山头
根植浓密的头发
他要让浓密茂盛的头发
结满香甜爽口的果实
 
那个垦荒老人
其实是在根植内心的梦想
他坚毅的品格,心怀若谷
 
那个垦荒老人
其实是在用汗水的咸
默默置换果实的甜
他树干一样的身躯里
蓄满柔情似水的爱
 
更多的时候
面对月光温柔的抚摸
谁能理解
他孤寂里的相思
 
当更多的树长大
我们的良知才因此被唤醒
我们的目光才因此被涂染
我们的情感才因此被升华
 
 
老牛
 
一生被土地捆绑
以草为食,为命
脖颈上的枷锁
凝满对土地的挚爱与辛劳
 
老牛用角尖挑出旭日
沐着清风,吃着露珠闪亮的草
把坚实的步履在大地上挪动
 
它从不言说生命的艰辛与悲悯
它把草兑换成奶
 
它总是低着头,跟在主人身后
它常在牛栏里
口吐白沫
反刍岁月的艰难与不易
 
老牛死后
肉是人类的美味
皮被做成服饰与鞋
老牛一生坚守的人生格言
两个字:奉献
 
 
那辆破旧自行车
 
那辆破旧自行车
放在老屋已经很多年了
它破旧,残损,斑驳
上面蒙着的厚厚灰尘
一看,就能听到它述说的
隐忍,落寞与孤寂
这时,你很容易想起
它曾经有过的欢笑和荣耀
在那条熟悉的小路上
它飞奔,响铃,青春
你载着她的矜持与羞涩
以及跌倒时的尴尬
那曾经快乐的时光
已一去不回
以至于到现在
每次见到那辆破旧自行车
你都想在欢愉的思绪里
渴望再载她一回
 
田斌,男,1965年10月生,安徽宣城市人。中国作协会员、首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研班学员、鲁迅文学院安徽省中青年作家班学员,宣城市作协副主席、宣城市宣州区文联主席、《鳄城文学》主编。在《人民日报》、《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青年文学》、《十月》、《清明》、《诗歌月刊》、《扬子江》、《诗选刊》、《安徽文学》、《世界诗人》、《绿风》等百余家文学报刊和多家诗歌网刊发诗千余首。有诗入选《中学生朗诵诗100首》、《中国年度优秀诗歌》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细雨外套》、《瓷片幽光》、《泥土微尘》、《心履辙痕》、《薄露凝香》5部。获“暖家”全国诗赛一等奖、鳌峰文艺奖一等奖等奖项。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