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十五首

乐冰



南海,我的祖宗海
 
渔村的上空
突起乌云
像一个变脸的无赖
妄想把渔民的春天
掳走
 
南海,我的祖宗海
我的爷爷葬身鱼腹
南海就成了我的祖宗
我的奶奶二十三岁守寡
坚贞不二
她临死前对我说
你是南海养大的汉子
南海是我们的祖宗海
我们的祠堂、神庙在此
 
清明,别人可以到坟头
为祖宗烧纸、磕头
我却面朝大海
上香、跪拜
 
我的祖先日日夜夜在南海耕耘
就像我家门后
一亩三分田了如指掌
 
每当傍晚
遥远的海面灯火一片
那是我的亲人
打渔归来
 
 
走着走着就进了尘土里
 
那么多的人,很早就爬起来了
他们在风雨中赶路
在大地上喘息、奔走和忙碌
生怕赶不上季节
他们踏出了一条又一条路
弯曲的路,崎岖的路
他们有的走着走着就倒在了路旁
再也没有爬起来
活着的人为他们掘土,挖坑
总是泪流满面啊
仿佛埋下的是自己
 
 
生命像一趟呼啸而过的列车
 
生命像一趟呼啸而过的列车
许多人还没有到站
中途就下了车
那些被命运扔下的人
有许多是我的亲人
他们过早的离开了人世
一想到他们
我就忍不住流泪
我流泪,因为我感恩生活
我是替他们活在这个世上
 
 
我要把细小的事物举过头顶
 
苍茫的人世啊
只有细小的事物才是我的宝贝
我要把它们举过头顶
我要把芝麻举过头顶
我要把小草举过头顶
我要把蚂蚁举过头顶
我要把小小的火苗举过头顶
我要把轻柔的梦举过头顶
 
我还要踮起脚尖
把它们举得高一点,再高一点
啊,这么多细小的、看似微不足道的事物
组成在一起
竟然撑起了一片天空
 
 
我观察蚂蚁的几个动作
 
起先,我弯着腰,撅着屁股
观察一块草径上的蚂蚁
我看到它们轻手轻脚地忙碌
生怕惊扰了人类的生活
它们黝黑的皮肤
像我面朝黄土的祖先
我看到它们相互用触须轻轻碰一下对方
仿佛是给对方一个拥抱,一个鼓励的眼神
我静静地观察着
从一开始弯腰,到蹲下身子
再把头埋得很低很低
最后,几乎要跪下来
 
 
给母亲梳头
 
我给我的爱人、孩子梳过头
却从未给我的母亲梳过头
 
中秋节,我回故乡探望母亲
吃完月饼,母亲靠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电视
我拿起一把早已准备好的木梳
站在母亲面前,怯怯地说:
“妈,儿想给您梳头”
 
母亲一下子怔注了
等她缓过神来
像少女一样涨红着脸,说:
“就算替你爸爸给我梳一回头吧”
 
啊,父亲去世八年了
八十岁的老母亲啊
今天,就让我学着父亲当年的样子
给您梳头。梳得准确一些,更像父亲一些
 
 
母亲颂
 
我庆幸我的母亲依然健在
给我机会,让我好好陪她
要不然,等到为她烧纸、磕头那一天
就没有实际意义了
就像我愧对长眠于地下的父亲
 
我的母亲七十八岁
匆匆的光阴,让她变得瘦小、衰老
她越来越像个孩子
爱跟我唠叨,耍小脾气
 
我看过三四十年代上海滩影星的照片
我的母亲年轻时一点也不比她们逊色
为了这个家的衣食饱暖
她像石缝里的青草、觅食的蚂蚁一样坚强
如今,她老了,头发白了,佝偻着腰
让我搀扶着,给她讲故事
 
母亲啊,你胸前的草坡
曾是我活命的粮仓
如今已经塌陷,荒芜
你一生无积蓄
你就是五个儿女最大的债主
 
 
像蚂蚁一样单纯的活着
 
要逃,就逃到蚂蚁的体内
不必患得患失
不必等到被踩死了才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以蚂蚁为伍
脱掉臭不可闻的外套
脱掉伤痕累累的皮
脱掉虚妄,脱掉麻药一样的梦想
脱掉,脱掉,脱掉
全部脱掉,单纯得像一只蚂蚁
忽略贫穷、孤独和卑微
 
 
爱上海南岛
 
做一个客居的海南人
也是幸福的,就像我
常常夸耀自己前世修来的福气
 
爱上海南岛从冬季开始
逃离北方,丢弃一堆臃肿的棉衣
乘一列单程火车直抵海口码头
 
走在春风扑面的西海岸
请放慢你匆忙的脚步
让椰风海韵抚平疲惫的心
 
在这里,我已经学会了慢生活
望着蓝天白云发呆
在深蓝色的海边寻一片宁静
 
如今,住在海南
我已经很少出岛游历了
我在争分夺秒地享受生活,不再有野心
 
我爱海南甚至爱它的斑点
就像爱自己的孩子,无需理由
也可以列出一万条理由
 
 
命薄如纸
 
和匆匆的人生相比
送葬的队伍是如此缓慢
 
无数的弱小者,在低低地哭
我必须忍住另一个悲伤的自己
 
当生命像一张纸被风吹走
天终于黑了下来
 
 
在永庆寺为诗人祈福
 
“菩萨啊,请保佑诗人,
保佑这些天底下最善良正直的人……”
端午节,一位诗人跨进永庆寺的门槛
跪在地藏菩萨面前
泪水夺眶而出
 
他生长在一个有教养的国度
却是一位卑微的诗人
他的祈祷
就像一只绵羊面对辽阔的天空
 
 
大海总是保持身体的洁净
 
亲爱的海滩
请让我为你哀哭一次
月光下,海浪把海里的垃圾冲上了岸
它第一次冲上来一只空酒瓶
第二次冲上来一只避孕套
第三次冲上来一只破鞋
……
为了保持身体的洁净
它分分秒秒都在冲刷自己
从不偷懒,从不停息
 
 
焕然一新的人
 
我的身体不完全是我自己的
它一部分属于我的妈妈
一部分属于我的儿子
一部分属于我的爱人
还有一部分属于我家的小狗
以及阳台上的康乃馨、兰花草
……
我和它们拥抱在一起
成为一个焕然一新的人
 
 
不一样的人
 
对于一个快乐的人
你把他送入地狱
他同样会快乐
 
对于一个痛苦的人
你把他送入天堂
他同样会抱怨
 
对于一个善良的人
你给他一块泥巴
他同样懂得感恩
 
对于一个贪婪的人
你给他一座金山银山
也是多余的
 
 
气度
 
我读《弟子规》
诵《大悲咒》
用爱缝补生活的创痛
 
早已过了年少轻狂的年龄
总想取走生活中最本质的事物
这让我对一日三餐
有了感恩之心
 
还要学会沉默
还要学会低头,弯腰
还要在心中建一座庙堂
懂得敬畏,参拜
让内心像大海一样蔚蓝
 
乐冰,著名作家、诗人,安徽宣城人。海南省诗歌学会副主席,现供职于海口市地税局。在《诗刊》、《北京文学》、《清明》等核心期刊发表作品,并有长篇小说发表于《中国作家》,著有中国第一部描写南海的16万字长诗《祖宗海》和长篇小说《海南梦》等著作。获多种诗歌奖。2014年被海口市授予“德艺双馨优秀文艺家”称号。代表作《南海,我的祖宗海》广为流传。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