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十一首

九生



敬亭
 
我走的时候,母亲说你这次回来没去爬敬亭山了。
我说时间太紧。她又念叨起我小时候带我去爬山的
 
情景:那时你还小,还跟人比赛,一个劲地拽我,
还爱采鸡爪菜。我回想起前年我买相机,陪着她特
 
意去了趟敬亭。那次母亲的确是很高兴,穿了身新
衣,从山下一直拍到山顶。而她一直戴着帽子,因
 
为头发都白了,戴帽子觉得显年轻。后来,母亲又
拉着我,带着她的父亲母亲去了趟敬亭。我推着外
 
公,陪着母亲和外婆,在山下走了走。清晨山里空
气很好,也十分安静,叶子都绿的充满生机。外公
 
外婆穿的很精神,在茶园里、石阶边我们拍了一些。
而出来时,门口写着敬亭山的那块石碑外公一定要
 
拍。因为这样就表示他们到来过。母亲对我说:多
拍些吧,这次也许就是,陪他们最后一次,一起来
敬亭。
 
 
开元塔纪(组诗)
 
壹  故园的回返
 
傍晚,又一次,你从这里经过。你的宝塔,
如童年般陈旧。你登上谢朓楼,落日楼台,
 
不再有笛音。你走上凤凰桥,秋色梧桐,没
有落彩虹。你打开门,匆忙喊出你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你不是谢眺,不是杜牧,不是
李白,你是个陌生人。人歌人哭,都随溪水
 
流走。鸟去鸟来,在山晚里消失。宛溪已经
干涸,抽刀断水,弄不了扁舟。
 
 
贰  故园的回返
 
天色渐渐暗了,山风在晚间窗前逼近。
浮世的波纹,随宛溪流走。在水里,
 
塔影波澜不惊。斑斓里,鲤鱼跃了出
来,又一道弧线落入水中。水在花瓣
下流淌,游动的躯体,幻象起伏,发
出哗哗声。
 
而蝙蝠在塔顶光影里旋转,一圈又一
圈,如暮晚的风铃从未褪去。月亮在
 
松林间升起,今夜,你不必回来。站
在窗前,你说山晚来临。这是归乡的
时机。
 
 
叁  深秋的事物
 
叶落下来,天就空了。那些月亮,硕大多汁
在我们头顶,长出了白发。在这草木零落的
 
深秋,一切都保持着沉默。白色水鸟正在河
边飞远,向尚未熟透的浆果告别。随溪水,
 
我们已将一切远离。瑟瑟中,抖动羽翅的残
音。深秋的事物,大抵如此。犹如夜晚塔顶
 
悬挂的风铃,因繁霜的覆盖而喑哑。而“哇”
的一声,树林中夜游的恶鸟,便飞了过去。
 
 
肆  山行
 
斜景已暝,你便从山间回返,走进微光中。在
天地间,远行的旅者悠悠走完一生。晚梦中,
 
你踏上归途。你从触摸云气的高处走下来,狭
窄的寒石倾斜而遥远。走下那逼仄而蜿蜒的山
 
路。山峰依然,在身后伫立。它已浸染满光辉
的金色。没人处,烟波浩渺。神仙以及白鹤,
 
踪影都已消失。在远际,自然的真意渐渐清幽,
你因无所得而平静。平静的你此时便悄然看到
 
与你同在的自然,寒石尽头有云雾,也有炊烟。
白云深处,是神仙,也是人家。守塔人已摇响
 
风铃,安宁的故园你的白鸟重新飞来。于是,
在这草木零落的深秋,你驻足停步,融进秋光
 
中。耳边响起微风般至福的仙乐,你望向那覆
满繁霜的枫叶,就感觉比二月的春花还要优美。
 

哀歌
 
1.
 
海面上鲸骨闪烁幽蓝,白骨筏随波逐流
我们呼吸,在深海镜中读我们自己
 
2.
 
“啪”
脆的像一块鸡蛋壳
从天空摔落到她小小舟上
无人的海面,风暴开始袭来
 
“他们会回来”
她抱着月亮,睡进漩涡中
 
3.
 
“你们都已离我而去,剩下的也请走吧。”
她站在阳台,风很大。
下面城市霓虹闪烁,像一片海在眼前晃动。
月光中,她紧抱双臂,
在寂静海面缩成一座孤岛。
 
4.
 
K坐在回去的班车上
窗外,她挥手再见
一颗颗渐远的树,秋水仙散漫盛开
它们是蓝色的,在水中漂浮
K感到无力,一阵晕眩如浪袭来,灵魂湿漉疲惫
此时,大地震荡,像翻腾的甲板,像汹涌海
风大作,呼来荡去,呼来荡去,呼来荡去
船剧烈摇晃,
不能自控的颤抖,下沉,不可自拔
夜幕,高楼,行人,孩童,流浪者,车水马龙,霓虹闪烁,灯红酒绿,
交谈,情欲,拥抱,做爱,******,无家可归,漠不关心,多愁善感,
温柔,脆弱,孤独,你,我,……
真实正在淹没
窗外,她挥手再见
树渐渐远去,秋水仙散漫盛开
K听见她说:
“今晚的月亮在笑呢。”
 
5.
 
所有的幻象,都源于焦虑的渴
河水抵达干枯这一天,K站在桥上
如结束般无可奈何
 
猫从栏杆跳下至人行道,踮起脚尖,
窜走逃离,悄无声息
云彩收缩,坍塌,
挤成一团,发出呜咽声
 
众人匆匆走过,从未注意
在角落,流波闪闪,夕阳绯红
 
K的嘴如同一个O型伤口
点着的燃油,身体的红
急速如火山喷发
 
火红的雨在眼前熊熊燃烧,
苍白孤独的执迷,大汗如雨般淋漓
 
K嘴唇干裂,K一饮再饮
他喝空所有可控的血和失控的血
阴悒中,干枯的肉在焦渴中扭曲
他喝空最后的剥落
 
6.
 
一条河是一个伤口
你的伤口依旧新鲜
                           
河依旧落满夕阳,缓缓流淌
而你从未到岸上奔跑
 
保持紧紧执笔的姿势
溺水者停止挣扎
 
在这尚未凝固的悲哀里
水该怎样开始哭泣
 
7.
 
黄昏,秋风宣告了一场燃烧渺小的结束。
那曾经融进在整片树林中,如傍晚
天空般让人心旷的燃烧。
 
是水里的船,漂浮在日落里的火,
如睡莲般在湖面清澈的绽开。K轻摇船桨,
拨动幽蓝如弦的暮色
 
它跳跃着,荡漾着,上下浮动,
仿佛凝固在水中的生长。湖面落满
尚未熄灭的夕阳。沉没的船,金光闪烁。
 
余晖昏黄,如波纹般一圈圈扩大。
在这越来越明亮的渐弱光芒中,
他站立的背影向下显现出消散的清晰。
 
静止中,一切缓缓褪去,秋风如晚钟的哀歌。
没有了船,没有了漂浮在日落里的火,他挥手告别
在黑暗中、水底沉默的梦。
 
8.
 
当时代如黄金般展现,我们该如何抵挡海浪?
在抒情的水中,K摔成落日的穷徒。
 
而秋风蛰伏于表象的安宁。沉没的船,金光闪烁。
岸边垂柳纷纷,日光闪烁波纹。
 
不同的圆,具象的抽象,相互纠缠。
不同的闪亮,处于上升中。
 
日落之后,布景如水般变换,
液态、气态,以及即将凝结的冬日。
 
而碎浪起伏,生活裂缝的某处,饮酒、戏谑、狂欢。
沉重的事物终跌入流波深处,
 
在迟缓、金黄中,消解莫测神秘。
在落日下,戏谑是轻浮的,悲意是虚无。
 
小波浪,一种纯粹抒情。黄昏余波,将肉体轻荡。
无常的扰动细碎微鸣。舞台波纹嗡响,蚊蚋般轰然显现:
 
宣誓、痛哭、集会、演讲,
“嘿,基列还有香膏吗?”
 
而它们,总会在某个不为人知的时刻,如傍晚
蝙蝠般从我身体里飞出来。
 
 
归乡短制(组诗)
 
清明
 
在春天,这个鬼魂也出来透气的季节
我们四下寻找归宿
 
纸化了灰飞上天
聆听诸人清冷的呼吸
 
 
明媚的春光
 
在一个让泪水涌出的清晨,阳光一早就落了进来。我在窗前站立。
当天空湛蓝的离我们越来越高的时候,远处青山也格外开阔起来。
 
宛溪,我幽深的墨绿色河水,在我窗前摇曳。河滩浅流低语在裸露石子间。
细微的波纹,游鱼相互追逐。而白色水鸟划破春风,飞来又飞走。
 
 
入夏
 
阳光化虚为实
红花绿进沉默
 
 
有酒
 
过年过年,每年都过年,见同样的人,说同样的话。
甚至不必说话,全在酒中,酒是一定要喝的。
 
好的坏的,一年到头,生活总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
人情不外乎如此,王戎说:“情之所盅,正在我杯。”
 
 
敬亭
 
我走的时候,母亲说你这次回来没去爬敬亭山了。
我说时间太紧。她又念叨起我小时候带我去爬山的
 
情景:那时你还小,还跟人比赛,一个劲地拽我,
还爱采鸡爪菜。我回想起前年我买相机,陪着她特
 
意去了趟敬亭。那次母亲的确是很高兴,穿了身新
衣,从山下一直拍到山顶。而她一直戴着帽子,因
 
为头发都白了,戴帽子觉得显年轻。后来,母亲又
拉着我,带着她的父亲母亲去了趟敬亭。我推着外
 
公,陪着母亲和外婆,在山下走了走。清晨山里空
气很好,也十分安静,叶子都绿的充满生机。外公
 
外婆穿的很精神,在茶园里、石阶边我们拍了一些。
而出来时,门口写着敬亭山的那块石碑外公一定要
 
拍。因为这样就表示他们到来过。母亲对我说:多
拍些吧,这次也许就是,陪他们最后一次,一起来
敬亭。


九生,本名余航,90后,安徽宣城人,现居成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