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十五首

韩庆成



兵马俑
 
出发的命令始终没有传来
当最初的帝王
无力地耷拉下征伐的手臂
你们就一直这么站着
站成今天的模样
 
数千年的沙尘
掩埋了仍在立正的队伍
如山的军令
阻断了阳光月光
掠夺了冬雪春雨
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
也没有听见,你们应该发出的
那声悲怆的嘶鸣
 
不再思想的军人
便只能作为陶俑
与石化的战马一起
供人观赏
 
 
鱼·渔人·渔网
 
网的胃是无形的
很多鱼因此上当
它们摆脱不了这透明的诱惑
顺流而游
成为人胃里的残渣
 
反抗的故事总以悲剧告终
幸免者在破网逃生之后
都缄默起来
聆听渔人补网的歌子
聆听又一批初生之鱼落网后的哭泣
 
幸免者归隐于深邃的石洞
或结伴远走他乡
水中的杂质贮积起来
眨动浑浊的眼睛
 
渔人泛舟而下
他们的网永远年轻
 
 
普宁禅寺
 
暮色如烟
群山在晚钟声里
渐次入睡
不知归的村童
仍在老枣树低垂的枝下
张望
寺顶上缥缈的轻烟
 
老者拄杖走来
默立村头
向钟声起处
回想
模糊的往事
 
 
末等小站
 
两道铁轨从远方伸来
又伸向远方
站台孤零零的
没有房屋
 
慢车偶尔停下
几个旅客
匆匆下车
 
等车的人很少很少
几个孩子向我展览
一篮新鲜的荸荠
 
荸荠味道很美
花两角钱
就吃饱了
 
(有了站房的时候
我想
荸荠会涨价的)
 
 
风和烟
 
秋风吹动着荒烟
我在这烟中走
走来走去总在烟中
走不到烟的尽头
 
烟本无意缠人
风也只为赶路
我不知道是怪烟呢
还是怪这阵风
 
(以上五首系八十年代作品)
 
 
我与汪家正
 
我与汪家正,本来不该有什么关系
我住在合肥,他住在株洲
株洲是湖南的一个市,我没有去过
汪家正是全市四百万人中的一个
另外三百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万人我都不认识
单单认识他,得感谢一瓶汽油
 
我与汽油的恩怨已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学车的时候一升汽油三块多,现在一升七块多
汪家正让我明白了汽油老涨价的原因
汽油在株洲,除了用来烧发动机
还可以用来烧人。一个活人,点燃汽油
从屋顶滚下来,像一部进入实拍的电影
一样逼真。逼真的还有各种职业的群众演员和道具
挖掘机说挖就挖下去了,音效应该是杜比数字
轰鸣声巨大,声压足够,从左声道移向中置声道
于是中间屋顶上的汪家正,把一瓶汽油快速浇遍全身
右侧屋顶儿子的表演也适时开始,他要跑过去
被瓦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汪家正一抬手,火焰腾地席卷全身,漫过头顶
他扭曲
下滑
在导演喊“咔”之前,从二层楼房的屋顶直直滚下地面
群众演员一拥而上,有人拿来早就备好的灭火器
喷出一道白雾,火熄了一半
几秒钟后再喷出一道白雾,全熄了
过了一会儿,穿白大褂的护士和医生跑过来
蓝色的担架,哭喊的家属,制止的阿Sir
在导演的指挥下按部就班地进行
我看了两分57秒的样片,虽然是见习摄像拍的
但把众演员的表演,已经拍到以假乱真的高度
 
株洲的综合实力,保持中部非省会城市第一
从这个短片可以看出,并非徒有虚名
建议摄制单位好好剪辑一下,去角逐奥斯卡
最佳纪录片奖,附上主演躺在医院监护室的照片
在时报广场的大屏幕,播出一周
我认为摘桂,有三百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万的可能
 
 
致艾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你在写这首诗之前,把与独裁者相同的蒋姓改了
改成在草头下面,打一个大大的叉
我因为你的诗熟悉了这个字:艾,虽然与爱同音
但你的诗中,更多的是悲哀,是愤怒。这也是我的心情
在1938年初冬的一天,不幸被你提前设伏
 
你用以歌唱的鸟已经死了,死了很久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无数腐烂的血肉之躯
并没有使这块土地变得肥沃,而仅仅增添了血腥
土地上林立的红色栅栏,圈定了鸟的飞翔空间
这是另一个你用来写诗的房子,写慈爱的奶汁和米粥
你的眼睛是自由飞翔的,窗户外的初雪
拾起你递交的纸片,在晶莹的表层滑行。房间的背面
无形的栅栏,还同时圈定了思想的迁徙距离,逾越者的触碰
被裸露的高压线拘禁,把周身烤出糊味
 
我知道他继承的是你的思想,三十年代曾闪耀过的血液
正在新的躯体里奔腾,成为异端
在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巢中孵化,生成交点,并以不合作的方式
重归碎片。他叠加永久,他知道,在钢铁的骨架生锈以后
永久只是词汇,从口中出来,在文本中排列,然后消失
他已不再说话,以行为的方式进入你的房子,这是一次彻底的前卫
用他艺术的胡须在你的血液中搅拌,由缓而疾,我听见飞机起飞前的轰鸣
这是他发出的诗歌,一首无字的诗歌,在你遗留的房子里
开始一个人的展出
 
 
程序
 
强奸或者通奸,对两头猪而言
并不涉及犯罪的话题。甚至
也不构成道德问题
那头母猪是我养的
在它发情的时候,我把它拴在
山上的栅栏里,为了让一头野猪
与它恋爱,或者征服
这是猪的改良程序,一百年
还迟迟未能完成
 
这个程序并不复杂,像唐博士说的
复制和粘贴那样简单
我有些同情唐博士成功后的经历,他不过像
挎着LV的******一样想活得体面一点
至于这个包是加州原产还是温州仿造
又关你们什么鸟事
 
仿造的挎包,在那些庄重的大楼里
比比皆是。他们与唐博士应有所区别
他们是要掌握更大的地盘。而地盘的扩大
会威胁到
所有养猪人的幸福
 
艰难的交配终于完成。太阳出来的时候
我希望糠炊后的崽子
会比它的母亲健康和诚实
 
 
雨水
 
网上说,武汉降雨三亿吨
我不知道这个数量
能把海平面抬高多少
抬到我所希望的高度
还要多少雨
 
我知道雨还在下
那就下得更粗暴些
如果不够,就让泪水
流得更汹涌些
 
直到海平面升高八千米
让整个世界
只剩下珠穆朗玛的脑袋
让人类
重新回到水中
 
 
胡须
 
不知从哪天起
刮胡须
成了每天起床都要做的
一件事
 
也有忘记的时候
那张脸
便变得张牙舞爪
 
如今用了多少刀片
已经记不清了
感觉把刀片收集起来
可以打一把砍刀
 
还是希望把砍刀
分割成小小的刀片
这样就安全了
这样面孔上棘手的部分
就可以自我消灭
 
 

 

 
它们从窗户的排气孔钻进来
在卫生间的顶棚上筑巢
 
每天它们都准时醒来
晨光的触须是它们的闹钟
 
它们没有工作,不种庄稼
飞翔是唯一可见的劳动
 
天黑它们就回来睡觉
从不上网,也不会失眠
 

 
午后,它们在窗台上聊天
每次拉开窗
它们就倏地
飞到对面的树枝上
 
我打量它们
它们也回头看我
 
我眼里它们是飞禽
它们眼里我们是走兽
 
 
月全食
 

 
当月全食
出现在我的头顶
我知道
那颗整天日我的日头
此刻正被我
踩在脚下
 

 
一直听说
月亮
是被一条西天的狗
吃了
一直不知道
吃月亮的
是自己屁股下面的
这个球
 

 
很多黑暗
我们只能眼睁睁地
看着它发生
 
而最黑暗的时刻
最短命
 
 
坐和谐号从宜昌东到恩施
 
隧道与隧道之间
光明稍纵即逝
 
仿佛我们一直在往地下走
仿佛黑暗才是永恒
 
 
七月初七
 
子时将尽
我与几个兄弟
在罍街喝啤酒
吃龙虾
谈天,说地
 
丑时
红色龙虾皮
堆了一桌
空酒瓶
扔了一地
地上的事,能谈的
都谈了
 
寅时
花十元钱
把她里里外外
清洗一遍
没人能像她
陪我七年
我踩她,撞她,冷落她
她都无怨,无悔
死心,塌地
 
卯时
远方兄弟在微信上
赞我罍街的照片
一个久违的女孩评论:
“你不能喝酒,少喝点”
我在网上
补做一天的工作
读帖删帖评帖
微博上转几条
@记者陈宝成被拘的帖子
 
辰时我困了
天亮了,也该睡了
一个人洗头,洗脸,洗身
洗心革面
你买的牛奶沐浴露
还剩四分之一
 
巳时午时未时我一定在做梦
做一个宏伟的中国梦
还是做一个淫荡的春梦
于我都无所谓
我只是不想在梦中被人拉黑
不想像你一样
在梦中哭
 
申时预计我会醒来
会在那个时辰
想想远在他国的
前世情人
 
酉时戌时亥时
这些黄金时辰
就交给牛郎和织女吧
趁鹊桥还未强拆
让他们再聚一晚
天上的七夕,是他们的
地上的七月初七
和黑夜
是我的
 
 
关于校车
 
62个孩子
挤在核载9人的面包车上
18个孩子
再也没有回家
11月16日
甘肃正宁县
让校车这两个字
成为焦点
 
23辆豪华校车
安全带自动门灭火装置
100万欧元总值
11月25日
欧洲富国马其顿
让外交部的这次援外
成为热点
 
关于校车
还有很多议论
都是别人说的
有人说:遇难的孩子尸骨未寒
有人说:该把自己孩子的校车先解决了
有人说:这次援外时宜不对对象不当项目不妥
疯子张云峰说:11月21日,安徽巢湖,站在三轮摩托车上的孩子
程中柳说:马其顿接受校车,是利用了神经出故障的人,谋取不当利益
孙兵-同心动力说:2011年度风云榜:中国校车。内外天壤,江河哭无泪
GalenJiang说:广西柳州官员为保乌纱取消校车,小学生每天跋涉10多公里崎岖山路上学
王克勤说:【神奇的国家】几万的校车,装60多个学生。几十万的公车,装一个领导干部
安徽同省会说:11月23日,淮南查获用报废车改成的黑校车,黑压压一片人头,很多孩子的小脸贴在玻璃上
姜春康说:只转不说(他转的是一张报纸,肩题为:值千万校巴赠马其顿 内地孩子搭超载残车,主题为:中国对不起学童)
 
关于校车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以上十首系2011年后作品)
 
韩庆成,1965年生于宣城水东,“干预诗歌”理论提出者,代表诗人。诗歌作品被收入《中国文学年鉴》、《中国新诗百年大系》等选本,入选《今天》网“今天推荐”。著有诗集《城市和乡村的边缘》,主编《诗歌周刊》、《诗日历》、《华语诗歌年鉴》。获首届滴撒诗歌奖,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创作奖。2011年与诗评家徐敬亚共同创办中国诗歌流派网,2013年发起并主持“中国好诗榜”评选活动,2014年与诗评家谭五昌共同策划“21世纪中国现代诗群流派评选暨作品大展”。现任中国诗歌流派网总编辑,《诗歌周刊》年度人物评审委员会主任。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