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张无为



朽木文化成怪圈
 
你攻击的话自己中枪;你作践着自己。越写离诗越远;越执著美越无辜。如此滑稽,并非反省;国人根性,若是大可。——题记
 
树木朽了,支巴着歪斜的老林
陈叶堆积,臃肿厚着脸皮
发热在梦里氤氲,吹气球
飘飘翻滚,干瘪的悬浮成招牌
鳏寡孤独痴呆蠢傻啦吧唧的
好像一夜间自作聪明了
张嘴就爬出蛔虫,隔着肚皮暴露
仅有的卑微可怜兮兮日夜变着法儿
 
不懂也打个赏,吃下半截口含肉棒
或肉肉勾,挂住像“官”的下巴
吮几滴涎水吞下,拍拍肚皮
彼此都知识分子了。因无知而羡慕
国人假话不可怕,放屁虫也想象超音速
参与乱伦派对,学尿憋子闻腥憋尿憋气
一窝心放出两句臊话,按诗行排列
就有吹嘘,兴奋十五分撑破毬胆
 
国民无耻没什么,与枯枝朽叶一起发烧
青烟缭绕引几个信徒,腐烂当灿烂
蛾子扑火想涅槃重生,裹着尸布
躲进蟹黄或蟹膏的生殖系统
在黑幕后炼丹,模拟成佛尊形状
以施舍的名义唱荤段子,与假尼姑
赖嬷嬷撒娇,打情骂俏谈正义
风流穿烟花马甲风一阵流一地污浊
 
P民无知无耻,说不定还有希望
但恶性循环把陋习圈成文化
擦脚布抹神油展开皱巴巴的旗
就有表演,赤裸裸在场上招个降
纳个叛,酥骨头与老鲜肉联姻造人
轮番戴绿帽子,层层抹红脸蛋
红红绿绿两种色光重叠,重叠
合成黑色,没命地飘没命地转
 
 
颠——倒——
 
颠倒颠倒其实不难
难的是习惯,大头从不朝下
你自己朝下烧三炷香,跪着追
白日春梦,祈祷老佛爷赦免
把自己倒置成漏斗口流走一切
一代代跟着影子发光,看着自己
墓碑被别人涂改得面目模糊
 
颠倒一次很简单
只需敢咳出自己,吸干气泡
偷偷偷回自己,顺手反诘几千年假话
练通柔术撑住歪斜的脑袋,用胳膊
支配大腿穿过夜那边,让东西不是东西
太阳从西边冒红,六月雪覆盖整个南方
树枝倒挂蝙蝠正过来,房价倒过来
冤案判词反过来,惊堂木把法律打翻
用脚趾投票不需要演习寒暑
 
颠倒一次就颠倒一次
多少沧桑感,宅男宅女在虚拟中老去
江水回流滋润厚厚黄土,黄种人返回
到黄帝那都成为黄帝,改写黄泉路上
颤栗的心情期待黄河清澈,那么多
屈死鬼一直在那看着刽子手在奸笑分赃
皇天不在头顶,苍天没有眼珠
四周离脚底越来越呈现深色
颠倒一次就知道你还在颜色的黑白之间
 
颠颠倒倒只需一次
 
 
我的土地
 
从这测量边界,到天堂到地狱
都没有距离。隔着一层纸
或者半道坎,在土地上留守
长长短短都是一生
 
桑田沧海反转,你立足那一角
水陆两类生灵向对面进化
土与洋跨越欲望底线
因为羡慕常常大开杀戒
 
蚂蚁自己结成筏子漂远
鲸鱼集体登陆自杀
在一大一小中间,人开始犯难
海水与土地的分量
 
现在尴尬的是两种居室
都四四方方,大的小的互相挤兑
揣摩实力,小盒子挤满骨骸
大房子空荡着,许多人无家可归
 
风水或许在不毛之处等你
活着因为你,死去为你安置
从土中来再归于尘土其实很难
没有土地,只能留守在自己身边
 
张无为,赤峰学院教授、赤峰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1980年入东北师大;1988读复旦助教班;2000年北大访问学者。有论文、诗歌、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发表;出版专著《当代文艺思潮新论》,诗集《缪斯O点集》1部,主编《大学语文》《文学欣赏》《写作》等5部。现任《诗歌周刊》副主编。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现任编辑自荐帖,2017-3-14至4-8)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