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小陶



孩子的影子
 
父辈远行。兄长的
叮嘱,隔着一条深深的沟壑
孩子正在长大
 
他的语言是拇指
他的美德是光明
他的志向,成为早上的太阳
 
脊梁。挺拔
看哪!孩子的影子——
弯曲如弓,在地上匐行。像极了他远行的爷爷
 
 
辛迪瑞拉
——致初见
 
水晶鞋丢了
厄运不再降临
野老爱你,爱你泥地上赤脚的奔跑
爱你水晶的心
 
你是荒原上扬尘的风
你是云天上呼号的云雀
你是大地的女儿
你是撕烂锁链奔突的囚徒
 
歌唱吧,辛迪瑞拉
美丽的辛迪瑞拉
你的歌唱
是你苦难亲人的希望
 
 
世界已死,新诗还活着
 
上春,在徽南旅行
途经绩溪,便专程去了上庄,拜谒胡适故居
 
镇口的小溪边,一方
场子。靠北
立了诗人铜像,戴眼镜着长衫,抬头望着
远方,背后是绩溪美丽的青山
 
铜像基座的脚下,一大群
蹲着的老人。看样子,大约是上庄的乡亲
看我像个旅者,一位穿旧军装的老先生站起,问看故居吧
转身领着我穿行小巷,一会就到了
“拐弯的地方,给我买包烟。”老人说,八十多岁了,姓胡
看我揣着相机,就站在巷子中间
让我拍了两张——阳光照在脸上,白头发飘着
笑容在相机快门按下的
一瞬,沉落为凝重
 
雕像,基座
蹲围着的老人们!
溪水喧闹地流淌,青山一片静穆——
此情此景,至今依旧留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第一首新诗
诞生,至今百年
百年来,诗人的故土发生了
沧桑巨变。如果
写成诗,多少笑多少泪多少沉默多少悲
这可是诗人当年期望的未来?或是诗人的乡亲期望的未来?或者
告诉我们这是谁期望的未来,而今
已美梦成真
 
世界已死,新诗还活着
百年后 P 诗会死么,而世界可会复活?
 
小陶,建筑师,1963年春生于鄂东乡村,放牛娃。15岁时荣获生产大队劳动模范并混上清华,修习建筑学。后从事建筑设计,城市规划及投资管理等事务共三十余年,作品散布沿海及内陆城市。50岁时始从事乡村调研,后兼习诗歌,习作散见中国诗歌流派网等新媒体。现任《诗歌周刊》副主编。
诗观:“一句真话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现任编辑自荐帖,2017-3-14至4-8)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