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刘郎
给张小夏
 
像你在夜色下闲坐,
我也是这样。四月了,天越来越暖和
我穿短裤衩,
你穿,粉红色睡裙
我们坐在门口
蚊虫比若魔法,被谁
突然变出来
好久没有这样悠闲过了,
我和你、
和一群蚊子
相处和谐
或许生活本该如此。我们彼此了解
就像,
蚊子了解我们一样
它们知道
我们什么地方最软弱
什么地方,最容易流出血来
 
 
在暮春
 
在暮春,花残杏小人依旧
老燕飞来时候
过路人吵杂语言分不清
反不如犬吠声,单纯,无杂念
犬冲谁吠分不清
我在厌恶什么我不说
月朗星稀啊,月还是月,星还是星
而我是谁分不清
我依旧是谁分不清
在暮春,
人行过处有难言的寂静
花开过处有藏不住的忧伤
 
 
格树
 
王阳明格竹,我对着
一棵芒果树,想我与它的
关系。我看着它,开
那么细碎的花,却能结出,
一个个硕大的果子。
我看着它,一片叶子落下来,
马上就有,新的叶子长出来
我看着它,开花啊,结果啊,
开花啊,结果啊,如此反复
如此,一年年。越发粗壮和繁茂,
越发,让我这污浊的肥腻之身
爬不上去。或许,我之外
还有一个我:他看我站在芒果树下,
也是茫然不知所措,不知
怎样才能,把我拉进他的身体
 
 
空悲帖
 
身旁的女人睡了,
窗外的月亮还没睡。
疏朗的星河,
哦,
疏朗的星河,是记忆里的事
记忆还没睡。
我该想些什么?
多么纯洁的梦境,才能
容得下,
我,
这污浊之身。这酒后的含混与清醒
宇宙广大,
人世寂寥。
多数时候,
我无话可说
面对善,
我低下头颅
面对恶,我头颅更低
 
——于3.28.辱与刺记事
 
 
如此而已
 
或许,我应该像雷平阳那样说:
其他树我都不认识,只认识
窗外的龙眼树
其他鸟我都不认识,只认识在龙眼树上
筑巢的鸟。然而,
并不是这样。
我认识更多的树,长在山坡或河岸
更多的鸟,
飞在别人的天空
我与它们的关系仅仅是,离得更近一些
每天都能看到,或听到
如此而已。
我可以说我喜欢,我也可以说我厌烦
 
 
笔记
 
对写作,越来越没有自信。
一个人说:找到细节去俯身,找到你自己。
我更想,
找一把刀子。然后,
一头撞进
这早晨的雨幕里。用刀,
一片一片
划开那么水。
看一看,
它们的凉,来自哪里。清澈,
来自哪里。
它们又是如何,甘心坠下高空
甘心,粉身碎骨的。
然而,
没有意义,
当我置身于雨幕中
当我一次次承受着语言密如雨滴的冲洗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7-3-29、4-7 19:25,荐稿编辑:二哥、梦兮、敖华 、碧霞青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