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马晓康
在天宁寺桥西站等车
 
天空开始人为地变色
而我,还没蜕开自己的壳
白云桥上,汽车们咆哮而过——
多年来,他们已找不到更和谐的方式
马路对面的居民楼,和我共享同一天生日
阳光下,有恋人、夫妻、老人和孩子
还有一股强烈的药味
四楼的阳台上晾起了衣服
三楼的沙皮狗趴在窗口
二楼的玻璃给自己画了一张蛛网
……
毒药和解药,一并饮下以后
许多种死亡的方式,都成为可能
 
 
回山东,和王成功一起喝羊汤
 
去过许多羊汤馆,羊皮总是完整无缺,像挂起一面大旗
吃过许多羊汤馆里的饼子,近乎一致的方或圆
(死羊就吊在钩子上,尚存余温
和活着的人一样,呼出热气)
我一直在想,有没有过这样一只羊
在刃口下不那么顺从,就连剥皮时还在挣扎
划破了羊皮,兴许还能豁开屠夫的手指——
哪怕被烹煮也能散发更重的膻气
(破羊皮被雪藏,羞于示众
屠夫为了防止感染要包扎伤口
这些事,食客们永远不会知道)
有没有那么一团面,不甘心被人揉捏的形状
像特立独行的犯人,纵身到火里……
王大哥是干房地产的
和土地打交道的人,一定深知
在同一个太阳下
有的地很软
有的地,很硬
 
 
写给小万
 
故乡的雾霾迟迟不肯融化
太冷,所以人们收起了翅膀
我不是盲人,却在摸着路前行
(那些欢歌笑语里填满了火药
我只好,对着一个死人,自言自语)
你用句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流浪
而我,却拖泥带水地划了一个逗号——
经历了迷茫、欣慰、愤怒和颓废
我已重新习惯了家庭的味道
(比如父爱的呛味和火爆)
 
现在,我头顶的天空,盛满了海水
几代王朝,都在这里溺死
我这个白云命的人,只好放下笔
思考,如何当好一条鱼
 
 
关于百货大楼的记忆
 
关于百货大楼的记忆
关于供应短缺和物质糜烂的记忆
关于电梯、摩天轮和棉花糖的记忆
关于出轨、离婚和拜金盛行的记忆
其实,都是从海浪变成海啸的记忆
在那之前,海只是一坛死水
偶尔有几具尸体浮着,也一动不动
人们期待着一些涌动
于是就有了海浪
人们期待变得更大些
海浪就变成了海啸
沉没在海底的人们,学会了沉默
所有眼见的生命迹象,都将沉默地死去
每一次死亡都波澜不惊
海,依旧是一坛死水……
 
 
走在宽广的大路上
 
在破败的房间里,你拉上窗帘,读《圣经》
在此之前,你褪去了外衣,抖落连日风雨
坏脾气被揉成一团,丢在了沙发上
可双鬓,仍因暗藏着火焰而肿胀
我因你静坐的身影而感动
却看不见你,体内蚂蚁噬咬的深度
此时,风刻意缓慢
一种欺骗性的神圣落在负重者的肩上
“慈爱的人、你以慈爱待他
完全的人、你以完全待他”
你合上书,若有所悟,眼睛里泛着光芒
可散乱一地的家具并未愈合
一日三餐、住处和未卜的前程,一样不少
你拉开窗帘,阳光刺眼。远方
一条宽广的大路,正在通往巴比伦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7-3-28、4-2 15:03,荐稿编辑:醉生梦死、梦兮、敖华、绿溪)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