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付炜
清醒的人
 
他们喜欢为今天立碑
喜欢将自己的墓志铭修改一遍又一遍
对于明天,他们如芒在背
任凭潮水在身体里不停上涨
他们厌恶被黑夜俘获的人
却从不在深夜口无遮拦四处谩骂
后来,他们成为清醒的人
开始因为手握真相而不安
 
 
街头乞丐
 
很早以前我就看见他在那里,跪着
很久以后我还看见他在那里,跪着
生锈的膝盖下也许藏有金子
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那个装钱的破碗
始终低垂,令人好奇
给他碗里放进去一百,他连忙磕头
只有放进去一角,他才会抬起头望你一眼
 
 
火车站
 
一个农村孩子
对火车站最初的想象来源于
村里那逐渐增多的上锁的房门
老人说他们到火车站去了
坐火车外出打工
嗓门有些低沉,像门缝里荒乱的杂草
后来,我来到了火车站
亲眼看见了宽大的广场和拥挤的人群
我缩在一角不禁失落
因为我想起了越来越萧索的故乡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7-3-25、4-7 22:43,荐稿编辑:二哥、敖华、荒原猛士)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