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夏夏志权
故乡
 
在人前。我们擅长谈起政治
和许多与政治无关的花边
而这,往往争辩最多的是
“三国里最聪明的是谁”
“文学,诗歌”以及远方的田野
这也常常令人感到羞愧,身为
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
远方的田野从来不远,出门就是
绵延的山脉窄小的稻田
我曾在那里成长,嬉戏,度过了漫长的童年
到现在,二十一年了,我远离故土
踏进钢筋水泥的城市,学做一个
城里人。午夜梦回时
我百般遮掩的土腥味,就会从
身体的每一根骨头中冒出来
像是在提醒,像是在警告
像是喋喋不休的蝴蝶在吸引我
要像孩子一样,高谈阔论时
也不要忘谈谈,那羞于启齿的
故乡。然后啊,想一想你的阿妈,如今
脸上又多了几道皱纹
 
 

 
三月不知肉味了,这句话
我本以为只有孔子说过
而今,他大概也没有想到
有人会在两千年后
拾起路边散落的瓶子
感同身受。我们都是一片星空下
苟延残喘的躯体
可总有那么多的高低贵贱
朱门酒肉。鹰啊
当年佛祖割肉喂你
如今,我佛慈悲
你可愿衔一块肉来
喂一喂在这人世里
同样饱受饥饿的魂灵
 
 
星子
 
好像,一点日子
散在流水中
更多相似的叶片
从我手中逝去
长夜如昨,我们都是
寂寥的星子
闪烁,摇曳,坠落
在这孤单的人世里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7-4-4 15:56,荐稿编辑:二哥、醉生梦死、荒原猛士)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