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宇剑
寒食帖
 
所有的不幸的谬误都发生在异乡
乌鸦怀抱枯树。月光像泄了一地的水银
腐蚀在富含化学元素的土壤里
紧闭的锅和瓮,干燥的小镇
野火说想把谁点燃,谁就在古老的传说里闪烁火光
那么耀眼,那么讽刺
风俗不过是打牙祭,牛车在山间小路上来回碾压
仿佛异乡的寒意是用来揣摩历史之云端
如履薄冰兮,是现状
悲伤的悲凉的悲哀的不仅仅只有语言本身
还有人民本身,我我,你你。都是这悲惨的一部分
 
 
洗牛潭
 
忽必烈远征大理,在此洗马
宇剑远游大理,在此洗牛
 
六月杜鹃花开,忽必烈洗马
十月大雪封了苍山,宇剑洗牛
 
 
七龙女池
 
彩云飘过苍山,玉带路曲折
山涧水声悦耳,林海浮着鸟鸣
给心儿放个假,一匹瘦马穿过
古道
娇羞的伊人啊,独坐幽深处
诗人不来,怎知那一片云朵是你前世的衣袂?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7-3-29 20:33-36,荐稿编辑:梦兮、诗人彬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