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听听
只有飘知道
  
穿过
一层又一层
云的纱布
藤条的情人
缠绕着
枪毙过后的阳台
风是疼痛的
梦的伤口
在黄昏
抱紧落叶
低远的呻吟
像歌声
慢慢传来
有日子没复发的秋天
能不能愈合
只有飘知道
哪一枚叶子
是不是已经康复出院
 
 
离开
 
如果你离开我也是此时
我的孤独烧开了夜色
也是此时
忧伤是那么投入
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
一杯白开水灌不醉我
我喝过身体里的自己
就像我喝过即将到来的忧伤
是你递给我的
一杯白月光没那么甜
和白开水一样
在今夜,我只能喝到它们
如果我离开你也是此时
就让我在今夜,只能喝到它们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7-4-5 01:09,荐稿编辑:二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