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山东石棉
黄昏志
 
我的周围充满蔚蓝的事物
盐粒中充满水
新鲜血渍,亲爱
我的周围充满冰山、黑藻、剥皮鱼和枪鱼的尖叫
下午五点钟
云层变厚,阵雨落到水里
我的周围充满臃肿的我
风干的我,没来得及爱你的我
 
急促的撞击敲打铁锈
我必须穿过废墟到达更好的废墟
我必须忘记早晨
奇迹般的碎裂和愈合
我不能停下来,亲爱,日落之后还有一点时间
我能看清陡峭的鱼尾
关闭之后再也不想张开,我能看清
你站在七路车
站牌下,目光抵达了尽头
 
 
播种者
 
他把种子埋进颜料深处
细密的布纹中间,虫子伸出触角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站在荒地中央的人,有时候叫让,有时候叫保罗
他的妻子在矮房子里烧饭
或者打理畜舍
他看不见她,热风
也只能吹到画布边缘的椴树丛
凝固的夕阳把一大块金色
留在麦地上方
他挥动右手,保持顺从的姿势
等着太阳下山。他停在1888年的六月
从未向前迈进一步
 
 
深夜读诗志
 
转眼就是秋天,墙上的
旧钟表
来不及忧郁,窗外
木槿树不停地摇晃
分不清舞动的是蝴蝶
还是花瓣,我打开一本诗集
里面饲养着
陌生的植物和人名。一些
陌生的地名正在生出
隔阂、恍惚
微弱的爱恨……其中某处
蜜獾卧在草丛里
它终于安静下来
秋风和落叶
自会将它失败的一生收拾干净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3-24 21:39)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