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琪轩
有雾
 
怀抱石块,或者枯萎的树枝
像抱住久违的情人
抱住,一个需要屏住呼吸
才可以理解的意义
 
佛的袈裟宽大,裹住庙宇
信徒手里的木鱼太小
敲不破一层纱
 
包括象征,当人类戴着面具
跌进自己设下的陷阱
树,从伙伴,变成仇敌
两只相爱的蝴蝶
眼里也只有雾气
 
 
听香
 
雪是金色的,脚印穿着脚印
砂砾比酥油更甘美
牛羊返回铜镜。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苏醒的牧草举行盛大狂欢
 
爱,与真相,与内心的虔诚
与纷攘庞杂对立的事物
全部肉眼不见
 
你像萤火一样,在无边的黑夜
在耀眼的谎言里
匍匐前行
 
胡兀鹫走下云端
雪化成烟,诵经的队伍
用越来越低的眼神
压薄人间
 
 
荡漾
 
柴油变成漆黑的浓烟
手扶式拖拉机,龛进双S轨迹
棉花、布匹
飞不进瘦小的村子
 
像扭结的拉拉藤,攀爬在铁丝网上
十年时间,在有落差的石板上
起伏颠簸
 
口袋里叮当响的硬币
落进深不见底的山涧,时断时续的溪水
切割着圆圆的月亮
月光下,不曾圆满的愿望
 
食盐、米粮;黄杨扁担
日子,一颤一颤的
在肩膀荡漾出暗红色的波纹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4-7 06:25)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