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白公智
宿命
 
在七十二行里,我选择种树
只需在一块地里,刨下一个树坑
点播树种,然后,慢慢等待发芽,生长
十年树木——我无需耗费太多光阴
就能留下余地,去其他行当尝试
新的生存方式,而不在一棵树上吊死
 
我选择种树,因为没有前人,为我留下一片
遮风挡雨的阴凉,我不得不自己栽树
自己乘凉。搬一把木椅
安坐于长安大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前朝和旧事,就像吹东又吹西的风
红尘一卷,已是前世来生
 
我选择种树,还因为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
春来开花,秋季结果
抱守家园不离不弃。寒来暑往,心里密密麻麻地
写满生活的秘密,却从不到处诉说
阳光照在东面,或西面
草木也会用年轮,记录上苍的偏心
 
我选择种树,甘心做一个草木之王
手握生杀大权:决定歪脖子树,矮个子树
决定那些坏心眼的树,让它们生或死
而毫不手软。同时,我会精心呵护栋梁之材
让它们独享生存之福,沐浴阳光雨露
而我,谨遵王者之道,拒绝人类一遇到寒冷
就将树木连根掘起,推进火坑
 
 
等一场雪
 
等一场雪,一场将来未来的雪
一场正在赶路的雪
在天空之上,季节之外,梦境深处
将来,而未来——
等得望眼欲穿,等到地老天荒
 
也不是雪没来过。但那
不是我的雪,是农事里的插花
是时代秀给时代的秀
这些貌似雪的雪,总爱敷衍了事
总把地里劳动的人,或树上觅食的鸟
视为大地的黑点,而经不起
时间检验。阳光一照,白即是黑
 
我要等的那场雪,纯净,洁白,美丽
像一场爱情,毫无来由地
铺天盖地的,说来就来。从地下来
率先冻结了蛰伏的病菌,和害虫
从天上来,乌云拉开帷幕
用一场西北风清场,吹掉枯枝落叶
和所有垃圾制造的垃圾
从远方来,从西方来,从北方来
都往我这里赶,慢腾腾地,一坐山一条河地
一步一个脚印地,赶
 
等一场雪,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干裂的嘴唇,慢慢红润起来
浮躁的心也得以安宁。只需备齐
安身保命之物,就静静地坐下来等啊等
等那场将来还未来的雪,等大雪
铺天盖地,天地只剩下白,和白
等大雪封门,围炉煮酒
生活只剩下微醺,和温暖
 
 
把汉水放在一张纸上
 
把汉水放在一张纸上,用双手
勾画江山。秦岭巴山用来镶边
再细笔素描河流的形状,留白处成了
大块肥美田地,正好安放一个朝代
一滴墨滴成秦风的样子,一口气往开了吹
汉水就歪歪扭扭九曲十八弯
每一个弯儿,都留下一处险滩
杜撰凄美苦难的故事,挂在拐弯儿处
小镇的吊脚楼上。风流韵事
从窗口一闪而过,却叫人摸不着头脑
江面宽阔,夜泊三五艘木船,江涛
声声说着外省方言,听不懂也叫人满腹辛酸
儿子,以笔为篙,只需轻轻一点
明晨我们就可以升起风帆,直下汉口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3-2 13:11)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