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国哥
春草生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羊蹄踩踏了草滩,冷空气
让山石变得刀枪不入
城南的小顶山本来就是安静的,它遗留下的
齐长城和世纪初建起的土碉堡
威风、气派,兼有得过且过的悲凉
 
需要一段心有灵犀的历史
来延续我的贫穷和忍耐,草木
在春天横行,流水
于杯盏中泛滥
悲莫悲兮,乐莫乐兮,多少
落寞、空寂、无所适从
过眼
即为云烟
 
 
一代人
 
落叶总是在夜里,制造
大撤退的景象,如同往年
每一场大雪,总是
在我入睡很久,才会下下来
 
鲁泰大道此时已是深秋,江北
用漫长的上午时光,供我迷恋
供我耳鬓厮磨,常常倚仗这份孤独
从酒杯里,取出湖水和旷野
取出前尘往事和甜蜜爱人
 
人间以童话附庸你我,一再地
插入绘本、蓝图、虚无主义
我力求在纸上逃避,建立流亡政权
以待终老
 
天地之大,只割据一小块像素
作为巢穴,作为理想国
你说的慈悲,你说的绚烂朝代
我不相信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3-23 23:55)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