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唐绪东
火车飞驰而来
 
当时黄昏急剧迫近
少年正在接触小镇的素描
 
好像什么都不必描述了
连铅笔的几B都连着深浅的
 
命运。和喘息
铺排的线条零碎而不紊
 
况且况且况且况且……
下一站,抵达滴答的秒针
 
在一个完整的时辰
没有谁的白描能勾勒这半个老人
 
飞驰而来,决绝而去。火车
一溜烟载走了轻飘飘的红尘
 
 
一切并非想象那样
 
对于一个
伸手不见五指的人
对于一个
屈膝摊开五指的人
你都施以不同小觑
 
一个高档小区的阳光邻居
在翌日早晨
恶劣的天气里收衣服,隔着阳台
露出模糊的微笑。当然
你的表情因地制宜
 
适当的时候,比如清晨
空气被晨辉偷偷清洗
 
适当的时候,比如黄昏
炊烟被落日偷偷汲取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3-31 19:46)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