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老远
忘乡瘤
 
喝下两瓶老家带来的纯谷酒
等于全身麻剂一次
倒在异地
等于一条七尺长的呆木头
迷迷糊糊中
华佗正跟我做开颅手术
他说我的头脑里
长了一颗银元大的“忘乡瘤”
还说这种瘤的传染速度
等于现代中国的发展速度
 
 
追债
 
一边哭一边应诺的
每年准时“灰钱”过去
想不到间断十二年了
那边更黑
没钱,衣、食、住、行四个字
都与他们沒分
爸爸、妈妈带着一群亲人
沿京九线追到了广东
这天二十四个小时不敢合眼
他们就守在梦外啊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4-5 15:36)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