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皿成千
书名号
 
向我游来的文字,也是游向你的。
游向过去与未来。
游往城市、乡村,以及山川、河流、湖海。
移动的波光,在文字之外。
那平静的、激动的、美好的、丑恶的……
属于我的部分,像青苔。
爬在事物上面,只带着我的气息。
一个劲儿的苍白,却又是一层薄薄的火药。
叫江右牌有些大,叫田溪牌也不会太小。
一个火柴包和一个火柴盒,
其中的一根火柴,大名叫老百姓,小名叫男人。
一条河,在上学处拐弯。
在打工处拐弯,在结婚处再拐弯。
跟大多人家门囗一样狭窄,一样的弯度。
有洪水泛滥的时候,甚至冲上顶头。
冲得进城里的,也只能流入暗沟里。
确定这是代表我的符号。
我要用繁体笔划写入水浒,看竖式的赤壁怀古。
生锈的冷兵器有热血浇化,摇头的习惯将改为点头。
 
 
我有另一个名字叫良民
 
别人上大学不要学费的时候
我乖乖呆在家里,听收音机
别人大中专毕业生政府分配工作的时候
我伏着个烂课桌
别人安居乐业的时候
我躲进没有暂住证的角落
别人分房分车的时候
我被扶贫一万五千限时拆旧建新物价相折自亏几万元
别人上小学不用钱的时候
我交着上大学的学费
别人享受二胎政策的时候
我提前五年交了家里老二的罚款
别人领社会保障金的时候
我交着老家和暂住地的分子钱
我想好了,不用交任何费用的时候
我已经不在人世,或者被儿女们数落吃不上国家饭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3-20 10:39)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