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李季
倒春寒
 
我们的目的地是寨子西边的一片树林
那片树林在一座高山之顶
 
我们爬上山坡  大雾从山顶下来
寒风从山顶下来  风雾中的雨点从山顶下来
 
我们走得艰难  春天的寒潮使路面变得泥泞
每一个人仿佛都是前往虚无之境的悲伤的囚徒
 
其中的十六个人  他们必须走稳
他们的肩上  扛着一个刚刚躺进棺材的亲人
 
 
老妪
 
她的背上永远有一个竹箩
像拾荒之人  走到哪里捡到哪里
竹箩一装满就回家
她捡回来的东西  把院子堆成一个垃圾场
 
她从来不会闲着  也不允许任何人
将她捡回来的东西处理掉
她的儿子  总是在将一部分偷偷运走
他要做到的是  不留痕迹
 
她总是在自言自语  背诵伟人语录
不断地在澄清  她是被诬陷的
她不允许任何人向她靠近  她会挥舞着手中的木棍
说着坚强的话  仿佛任何一个人都是她的敌人
 
当夜晚来临  她会习惯地吃完家人为她准备在窗台的饭
然后一只手扶着她的竹箩
枕着她的垃圾入睡  旁边的一盏路灯
照着她沟壑纵横的脸  这是村里唯一的路灯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3-28 09:47)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