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毕俊厚
话别馆陶
 
在康保,我们曾别过一次
是不辞而别的别。这次
我们又要话别。事隔一年,他乡遇故知
刚刚握在一起的手,又要抽离
 
这一生之中,我们在不停的离别,重逢
重逢中离别。忧伤是一定的
只是我们没有抱头痛哭的原因
 
想想吧。生活还将继续。
想想吧。馆陶的一幅幅老照片
都将成为我们回味的过往
 
在馆陶车站,一个小小的广场上
一下子挤满了怀揣不同方言的人
他们像一群四散的鸟儿
一下子又飞回雷同的生活
 
 
种春风
 
来到馆陶,
我试着洒下一把金子
来年长出春风。
我试着种下春风
来年必有人间万象。
 
在众神高瞻的地方
幸福相安无事
在路不拾遗的故里
崇高
多么平易近人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3-15 20:40)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