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声

草屋
雨点敲打在顶楼的楼顶
和敲打在平房的房顶一样
如果那时你醒了
你就能听出雨下得大还是小
缓还是急
当雨下得越来越大
你突然担心起地里的庄稼、蔬菜
还有圈棚里的牲畜
你披衣起来,推开房门
看到走廊里暗淡的灯光
窄窄的楼梯的梯级、扶手
你稍微安心地回到床上
可是雨声越来越大
仿佛就要击穿顶楼的楼顶
雨声像无数的小刀片
把你切割成碎片
然后被大水冲走,流进
肮脏的小河沟
像一片片漂浮的落叶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4-2 11:36)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