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的婴孩

鲤鱼风
那枚五十岁的大拇指
消失在电锯刺耳的噪声
与飞溅的木屑
合谋的凶案中
 
那枚四十岁的小拇指
本来应该还有三十年寿命
企图走捷径摆脱枯燥的流水线
却充当了生命里,最后的赌债
 
那枚三十岁的无名指
无法接受那枚属于它的指环
它被旋转的机床卷起的铁屑
野蛮利齿与炽热毒舌咬断
 
那枚二十岁的食指
无法吮吸,不能与拇指配合打呼哨
也不能跟中指合作组装荣光
它被冲压在一枚啤酒瓶盖上
 
在东北,在长三角,在珠三角
这一枚枚走失的手指,命里的亲人
无声无息,消失在茫茫人海
像那些被拐卖的不谙世故的婴孩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3-24 17:53)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