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

雨夜听荷
你奶奶是六月里走的
病床上八十二岁的大姑说
我恐怕也熬不过去这个坎儿
 
她的话有种宿命的沉重
记得那个下午,我穿小背心,花洋布开裆裤
倚在院子的矮土墙边,听身旁
一个年龄比我大的女孩说,那个奶奶的脸,好黄。好黄
我有些怕。还不知道悲哀。只知道一个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人
就要被更多的人抬走,用漆好的槐木棺材
 
我无力阻止。她会被种进地里
就像院子里那棵几十年的老洋槐
咕咚一声倒下,又会被栽上
新的一棵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4-2 20:48)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