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三月

洋洋的忆
风在吹——
是不是就消散了眼角的鱼纹?
消散了春日里的潦乱和
孤独?
三月,幅员辽阔,枝头攒动
沟壑起伏间递过来团团暗香
我不知道
是桃花,梨花
还是无数的花花草草
一只鸟,忽闪着翅膀飞,与昨日的情节
重合。影子,飘摇不定
风一直在吹,从冬天吹来
我不再去测量气温
不再去追问是“雪”,是“梅”
冷眼旁观。它,把你的名字释放在空中
密密层层,变成云,变成雨后
从我的身体里敲出
清脆的往事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4-6 12:54)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