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

林非夜
妄想者把一个梦切开
从尖锐的边缘进入
在一把切割刀中
重新设置了自己
 
一棵秋天的树
审视自己的树枝
所有驳落的声音都是寒冷的
像割开的玻璃
飞溅出碎屑
 
开始对分离产生了疑问
在个体与整体之间
对视是透明的
在主动与被动之间
体温是恒久的
 
从一个妄想者的手中
得到了一块玻璃
脆弱被放置于高处
它会不会偶尔记起自己
在火焰中复活的形状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3-26 12:03)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