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

老白
整理旧物
尘封的瓷坛子里
有一个粗布头缝制的小布袋
布料已经发黄
系着口子
袋子里又有一个小塑料袋
也系着口子
 
我冲过三道封锁线
才看见这些谷子
颜色发暗
顶着一张纸条
 
废烟盒纸片上
留着父亲写下的两个字——
种子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会员自荐帖,2017-3-15 20:40)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