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孙成龙



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愿死去,比如有个叫孙成龙的家伙

 
看到有个叫
任航
的摄影师
诗人
同性恋
疑因长期抑郁
2月24号
跳楼自杀
看到1月27日
他更新的一条
微博
“每年许的愿望都一样:
早点死。
希望今年能实现。”
两月多没写
一个字
并发誓
彻底戒诗的

忍不住再次击起
键盘上的尘埃
 
 
突然很想做一只鸭子
 
房子没租好
加班到凌晨两点
忘带身份证
开不了房
独自游荡在
陌生的盘县大街
迎面走来
两个女人
一个借着
探照灯惨白的
灯光
用心补妆
另一个吹着电话
“……
包夜
双飞
少了六百不搞
……
好吧
哪个酒店
我们
这就赶来”
突然很想做一只
鸭子
让富婆开好房
等着自己
 
 
资源再利用
 
上月回老家
想整理下
爷爷的藏书
独不见他老人家
在世时
多次翻晒的
《毛选》
找了好半天
才发现
它们单中的一册
正躺在火炉旁
发黄的纸张
只剩下小半
 
孙成龙,85后。云南富源人,现居贵州盘县。主编《中国微小说诗》,印有诗集《兄兄兄弟,先干干干为敬》。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卸任编辑自荐帖,2017-4-7 15:54)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