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二哥



闯关东

 
世上最绝情的候鸟
也最倔犟
等死也是死。不如死在路上
这叫以毒攻毒
平原上有一百多年长命不衰的周扒皮、黄世仁
和南霸天
深山里有接头暗号,林海雪原有座山雕
这事儿越想越搞笑
多像一部浪漫冗长的电视剧
可电视剧是啥?
 
 
高利贷
 
倘若
刘文彩活到今天
一定是,发家致富的典范
坐在主席台上
披红戴花。人大代表,或
政协委员
可惜啊,生不逢时
无法对着金色话筒
侃侃而谈
 
 
戒掉一种事物,如打铁
 
而我正好有着无数次,被火花
灼烧的经历
比如戒烟
戒酒
戒赌
……
 
这一次
我决定完成一生当中最伟大的使命
我吃瓜子
爬山
跑步
……
 
可是,铁,越打越硬
执念,竟然在一枚小小的汉字面前
完美地溃败
 
二哥,本名申秀刚,上世纪60年代出生。据说小时候在乡村放过猪、拾过粪、拔过草、看过地;偷过生产队的西瓜,掏过邻居家的鸟窝;高中时害过单相思,初恋时差点受处分。16岁从军,18岁考入军校;20岁入党、提干,同年开始在报刊发表文字。组织过诗歌大赛,做过赛事评委,也偶有奖项入囊。一生好文好烟好麻将,有女粉丝若干。现居河南鹤壁。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时光的刻痕》。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现任编辑自荐帖,2017-4-2 16:11)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