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行顺



人间志
 
一滴水须融于大河
才能显浩荡的气势
一粒沙须居于荒漠
才能出广袤的神韵
一棵树须隐于森林
才能挺躯向阳,免刀斧之厄
一朵玫瑰啊,须立于花丛
才能远狂蜂浪蝶,飞短流长
 
基于此,我,一个庸碌之辈
须囚于城市
夹行于茂密的人类间
才能知礼节,守信义
于生活的洪流中
侧身腾挪,咬牙喘息
数十年而不朽
 
啊,当我朽了
也请你把我葬于最稠密的墓园
我,一个沧桑之鬼
需常嗅隔壁的香火
才不会迷恋繁华的人间
 
 
生存的力量
 
我留存人世的动力不多
爱情,正苦苦寻觅
亲情,长辈们垂垂老矣
书籍,很多都废在身体里
远方,尚需向破鞋子索取
 
直到前些年弟弟离去
我才发现我可以替一些人活着
替他多叫两声爸,替他多喊两声妈
生出双倍的感情替他爱,替他悲伤,替他把悲伤酿成酒
 
现在,我生活下去的意志更坚决了
就当这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要替所有人走完整个人类最后一段辉煌的旅程
 
 
城市
 
年节前后
我这样形容那些暂居者建造的城市
一个空荡的骨架
——它的灵魂在哪里?
最先回来的
是公交车和的士司机,他们要先一步
接回乡愁
依次回来的
是水果摊,杂货铺,包子铺,大排档的小老板
工厂的打工妹
写字楼的小白领
急着给孩子补习功课的实习老师
每天忙得焦头烂额的企业经理
那些在各行各业觅食的人
直到雾霾也跟着回来了
城市才成为一个完整的肢体
有了强健的血肉
也有了缥缈的梦想
 
行顺,原名邢卫兵。80后,生于豫,长于粤。留守儿童,流浪青年。独学无友,孤陋寡闻。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现任编辑自荐帖,2017-4-1 23:04)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