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康京凌



沙蓬草
 
生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
任凭千劫万世的大风
扑杀 和掠夺
 
仰面向天
在生与死的边缘
枯黄,也翠绿过
 
苍苍茫茫
逢生不易,相爱更不易
我们用嘴唇  抚慰彼此。生命,不可估量
 
风卷黄沙  停停走走
眼前 是鬼域,是奔跑的马蹄
腾空 落下,一条干涸不死的河
 
风,榨干整个沙漠,甚至每一粒沙
再加敷一层 焦灼彻骨的毒
我们,挽紧彼此。生死一处,不弃不离
 
 

 
拳头生育。全是些铜骨铁皮。
去年我来,芙蓉鸟在雪的伤口上,啄了又啄。
都是些工笔大家的泼墨,风越吹,越鲜亮。
都是些巧手的剪刀,嫡传的世家----
不外乎,全是些命定和隐忍。
 
水滴里裹着胭脂,胭脂里裹着水滴。
如若冰蝶破茧,也未必等待一年。
或许我没有天下,心愿却驰骋过马匹,狼群,还有那很久很久以前的情人。
昨天我方才修行,今日便立地成佛。
别念旧我的冷峻,冷峻是一种病。
 
 
雪花
 
是些树叶的眼泪。一些留守在冬日的松针。
是些野鸟的鸣啼。孤独,或痛苦地号叫。
她。娟娟而过---
在一些凋零和盛开的花朵之间,被嫉妒漫骂和诅咒。
扑入山的怀抱,泉的怀抱,河流,苍林的怀抱----
我为此颤栗---
我们复又相逢的路口。一些冰芒刺入我的胸口----
你,或许还不曾感受。
我听到,你同花萼,或是芽孢,窃窃私语。
请不要,用你的嘴唇,迎接我罪孽的掠夺。
是你。是你创造了寂静,忧伤和分离。
 
康京凌,《梦阳》副主编。有作品刊登于《中国诗歌》《诗歌月刊》《中华辞赋》《星星.散文诗》《飞天》《新诗》《河南诗人》《燕赵文学》《散文诗》《中国电影报》等。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现任编辑自荐帖,2016-12至2017-4)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