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醉生梦死



我看不清春天的样子
 
晒被子,腌菜,早上能够在菜市场
买到新鲜的肉。日子通常是一些琐碎之事
 
中午眯了一会儿,猫在脚下蹭我
该喂食了。我倒出猫粮,动作小如逗号
 
接下来我还要去劈柴,生火。土壤
在我脚下,可我却看不清春天的样子
 
 
通往咸鱼的路上
 
暴雨过后,与水老死不相往来的咸鱼
一面给了阳光,一面给了竹筐,再无意外
 
我无比接近一条咸鱼,粥熬已经好了
咸鱼的滋味,让这个臃肿的早晨充满想象
 
有旧物,还有跋涉的脚。多年前离家的心
不再剧烈,而是为一条咸鱼,想起大海
 
 
某个盛夏的黄昏
 
街边的水吧,冰镇缓解不了一两句蜜语
芒果正在成熟,女孩们的陷阱
 
暮色在远处,近一点的是吧台的烟头
围困在年轻人的烟瘾,如同散不开的荷尔蒙
 
某个盛夏的黄昏,我放下了手机,离开人群
那会儿,黄色的光从海面开始,奔赴人间
 
醉生梦死,本名吴焕唐,海南本土诗人。中国诗歌流派网主持人,中国诗歌网海南频道责任编辑,《诗日历》副主编,《读一首好诗》品牌策划人,著有诗集《花格子白》。诗观:对诗歌怀有谦卑之心,海纳百川,诗歌的路上犹如朝圣。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五周年特刊现任编辑自荐帖,2017-4-6 09:58)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