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漠峦
杏花雨
 
窗外杏花开了,只是一阵风
纷纷从树上落下来
一朵压着一朵
不能再返回枝头
你一定说是一场雨,我在雷声和闪电里左右为难
花落过后,树枝空了
可叶子还没长出来
我还能说什么
认识你
我就轻易走进这棵树
对于一棵树,落花纷纷
只能在泥土里找出答案
 
 
黄昏
 
一些形容词集体失踪
又集体现身
正在召集千军万马
杀人不见血
看,那些手无寸铁之人
没有比这更嚣张的光阴了
白天那么轻,轻过一条河
它一点点缩短,缩小,最后只剩下骨头
这个场景太锥心
仿佛我的母亲,不厌其烦说出的那些话
 
 
那片海
 
我有一根蜡烛,足够在一个白天里窃取月光
我有一瓶酒
足够在一次悲伤里惊天动地
我有一滴水
足够在一片海里为非作歹
我有一朵桃花,
足够在一个春天里喜新厌旧
海上可供船行
蓝,泛滥啊,赞美深不可测
我在海上堆起一座荒坟
乌鸦的骨灰洒在了岸上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7-4-5 14:41,荐稿编辑:潘加红、梦兮)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