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王国良
遛狗
 
 
牵着早晨
一圈圈画下来
画出一脸皱纹
而时光还在路上奔跑
 
我养过狗,十载
一刀刀切碎鸡肝拌上米饭
也切碎了成吨的年华
 
后又迷恋上写诗
每天都像有一根绳子
拴在平仄的脖子上
 
用文字取暖,在变幻的
风景里,日夜兼程
像一个人的长征
 
我属狗,不是牵着别人
就是牵着自己
有时候,生活像马头琴
快乐就在那根绷紧的弦上
 
 
母性的湖
 
看起来像个酒窝
又似时光的蹄印,走近了
才看清那些饮水的狐狸野兔
游弋的天鹅白鹳和我们的影子
 
菖蒲点亮翠绿的蜡烛
芦苇像少女的睫毛
挂满鸟鸣和湿漉漉的星星
春风吹过,翻出几根野性的白发
 
只有钻塔肃立波光,黝黑的石油汉子
按动地心的起搏器,母性的美
才会荡起幽香的涟漪,给太阳铺一条
黎明小道,领着勿忘我和野百合走来
 
鸿雁穿过自己沙哑的歌声
把天空留给古莲子,留给母性的眼波
远处的城市不会看到这一切
生活在林荫下漫步,偶尔来照照镜子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7 07:57,荐稿编辑:行顺、老远)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