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马维驹
清明雨
 
学者统计,清明雨的概率
低至百分之十五
杜牧一生只遇到七次,最后一次
才找到杏花村
 
我比杜牧幸运呢,还是更为不幸?
母亲离世的这十年,我的清明
年年都在雨中
 
那些雨啊,有时落在坟头
有时,落在心头
 
 
猫眼看人
 
有人搭窝,有人喂水,有人投食
白猫用一些时间晒太阳,还用一些时间
观察人间百态
 
发胖的女性,心软话多
瘦小的男孩,似乎有着鼠一样的警觉
表情肃穆的,大多抬头挺胸,须得小心避让
弯腰驼背者,会用空洞的眼神久久打量
 
经年累月,白猫的表情越来越孤独和忧郁
它的孤独,像是看破人间的孤独
它的忧郁,当是一无所求的忧郁
 
如今的它,似乎修炼成大院中的一员
拖拉懒惰,态度冷淡,无所事事
机关病,一一上身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5 09:20,荐稿编辑:行顺、瑞雪)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