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草帽
清明
 
他走的时候
屋子不断变换花纹
钟声缓慢膨胀
天空无限的大
我和母亲删掉一些多余的词
世界变得安静祥和
他的椅子
仍然在墙角等候
每年这时候
他回来
在椅子上瞧着我们
然后从苦荞的气味中返回
 
 
出口
 
我有一支铅笔
和一块磨掉一角的橡皮
它们摆在信笺两边
我画的画,是鸟飞走了,它对面的天空
有很大的出口
像我现在这么空洞。
还剩一张马儿的邮票
它停在碑亭那儿有些不舍
即将邮走几句崭新的话
我很旧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3 11:30、2017-4-5 18:03,荐稿编辑:梁树春、老远、镇州)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