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渡人

巫行云
乌篷船,是云遗弃在江边。
船舱已然陈旧。漏水。
生活的小罐里,只零星剩下少许,油盐。
更多的必需品,早于你的发现
少了许多。
 
姐姐,发霉的光阴
无需再提及。那只会让当年的摆渡人
再落一次发。
 
如果当年的春风,恰如那些过期的情书
早送到隆里,那个疯女人
就不会和一脸胡子的歌手,跑出去。
 
如果当年,江潮未起;
那情侣中的一个,也没在江边哭泣
乌篷船也就不会倾斜
老人们说,在隆里江边哭情,或盗情的地方
就一定会有旋涡。
越悲切或爱憎,旋涡就越大。
 
姐姐,这世上,总有人过得不幸。
将不幸带入空门,我觉得是一种慈悲。
 
云在隆里的山里,敲晚钟。
那更旧的塔影,倒影在他身上,
有时看上去,
很重,好像有无数古老的砖瓦,压在他身上。
有时看上去,很轻。
清风一吹,像给他又披了一件,御寒的灰袍。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7 14:34,荐稿编辑:二哥、行顺)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