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知道都已经生癌

白希群
于师傅倚在沙发上气喘吁吁
扳着手指头数着:
赵志、王岭、老魏头、李学峰......
车间我是第五个
都是这几年得的癌症
我看下一个也快
然后用眼睛挨个盯着我们
像是要找出脸上的某种迹象
瞅得大家直发毛
好像得癌的不是他
而是大伙
最后惹得戴口罩的老孟
咳嗽了起来
喃喃自语:
哪天我也得查查
于师傅的脸色释然了不少
仿佛他的话得到了验证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1 18:48,荐稿编辑:梁树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