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家

图雅
在某些夜晚
除了能听到大弟的梦话
还能听到老鼠的跑动
大姑妈回来就睡在奶奶的床上
半夜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叫得好惨烈
听着像男人的名字
没人劝阻
就像没人听见
14岁那年冬天我咳嗽
心都要咳出来
也没人听见
我用手帕接住痰
有血丝
 
(选自天涯社区论坛,荐稿编辑:仲夏)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