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的夜晚

大放
只有在这样一个夜晚
村庄才能站起来,三三两两的在平原游荡
麦秆是筋络,泥土是血肉
和房子一样,把泥土的内心掏空
贫瘠的子宫,包裹着平原的人
麦子和泥土只是平原的皮毛
这些沉寂的土坷垃
包裹着一捏既碎的柔软
平原的柔软
再往下
用黑暗抚摸泥土
抚摸麦香的纹络
一个世界的门开了
村庄拔出颤栗的根
扑向门缝露出的腥气
村庄像一位老人越发瘦小
泥土因咀嚼越发贫瘠
 
(选自诗歌报论坛,荐稿编辑:苦菊)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