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触及

打火机
下午的光正在切割滆湖
淡马那边只留下码头
你也
在其中
渐渐涣散
春天方方的
像我掷出的骰子
我们看着它
一起发呆
 
(选自传灯录论坛,荐稿编辑:阳村)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